牛熊阶梯

【牛熊荐读9】伯南克被小布什面试始末

2016年05月03日 17:23 | 浏览 | 作者: |

   

全面阐释伯南克直面风险与拯救危局的金融哲学

对危机救赎内幕前所未有的披露

对金融政策的深入思考和现实考量

深入浅出、精彩绝伦地介绍了一位美联储前主席的经济思想

这是牛熊荐读第九周的书目《行动的勇气》

看伯南克如何力挽狂澜


2006年,伯南克被任命为美联储主席。从南卡罗来纳州的小镇到声誉卓著的学术殿堂,再到担任公职,伯南克个人的职业生涯可谓达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巅峰。他根本无暇庆贺。2007年,房地产泡沫破裂,全球金融系统的内在缺陷暴露无遗,一度濒临崩溃。


伯南克



从投行贝尔斯登的崩溃到对保险业巨头AIG开展空前救助,伯南克及其团队殚精竭虑,采取一切可用工具,遏制金融危机蔓延态势,使得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得以持续运转。

 


格伦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是否有兴趣到华盛顿与总统谈论一下为美联储服务的事情?

 

我认真考虑了格伦的邀请,并和安娜讨论了一番。对我们两人而言,这都是一个重大的抉择。对我而言,如果去美联储,就意味着未来几年内我将远离研究和教学部门,而且可能意味着我要辞去一年前才开始担任的《美国经济评论》主编一职。

 

去华盛顿也需要家庭做出牺牲。如果让安娜、阿莉莎和我一起搬到华盛顿,恐怕不太公平,阿莉莎当时还在读高中。这样一来,我就不得不在华盛顿工作,周末再回新泽西了。乔尔当时19岁,正就读于马萨诸塞州的西蒙洛克学院。

 

然而,美联储是美国最有权力的机构之一,在那里任职的话,我就能从内部去研究它的决策过程了。经安娜同意后,我给格伦回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会去华盛顿参加“面试”。

 

我与小布什总统见面的时间定在了午餐后。我不想冒迟到的风险,因此,前一天晚上就坐上了火车。根据白宫方面的指示,我比约定的时间提前30分钟来到白宫的一个侧门。显然,政府并不希望记者发现我。

 

总统诚恳地欢迎我的到来,他跟我说他听到了我的一些好消息。学术上的事情聊完之后,总统自己放松了下来,问了问我自己的情况,包括我的背景和家人。最后,他问我是否有从政的经验。



我说:“噢,总统先生,我只是在新泽西州蒙哥马利镇教育委员会服务过两个任期,那些经历在这个办公室里就不值一提了。”

 

他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说道:“就算在这间办公室里,也值得好好提提啊。服务于教育委员会往往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但你的服务非常重要。”跟总统的交流结束后,我又见了见其他人,包括总统的朋友、顾问克莱·约翰逊以及白宫办公室副主任乔希·博尔滕。几天后,我从格伦那里听说总统对我的表现感到满意,并打算等必要的初步程序走完之后就提名我。如果得到提名,我就同意接受。

 

事实证明,初步程序并不简单。背景调查持续了几个月,似乎有无穷无尽的文书工作,记录了我住过哪里、和谁交往过、在哪里工作过、到哪里旅行过以及大学毕业后的个人财务管理情况。白宫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面试过我一次,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面试过我两次。联邦调查局的人想知道我是否曾经阴谋颠覆美国政府。难道有人回答过“是”吗?

 

初步审查完成之后,白宫方面于2002年5月8日公开宣布了小布什总统将提名我,之后,程序就转到了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该委员会有权审查美联储理事的提名人选。

 

最后,在2002年7月30日,我来到了参议院出席听证会。那次听证会的持续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我就获得了那个委员会的批准。第二天,也就是7月31日,我又获得了整个参议院的批准,而且是全票通过,没有异议。

 

我仔细研读了美联储的同事们为我准备的大量背景材料。其中有一个材料是“绿皮书”。绿皮书里面包含了与国内经济和国际经济相关的数据和分析,还有美联储的经济预测。

 

格林斯潘的经济预测能力是非常著名的。他不太注重在计算机模拟的基础上进行预测,而是采取一种非常有特色的、自下而上的预测方式。他会定期思考数以百计的“小”信息,然后再总结出“大”趋势,换句话讲,他注重先看树木,而非森林。

 

在格林斯潘这位“大师”的年代,美联储就像一个受他指挥的乐队。作为这个乐队中一位资历较浅的成员,我在格林斯潘行将卸任的那段时间内才逐渐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我可以按照自己的规划过一种或安静或忙碌的生活。虽然我早已习惯了学术研究的孤独,但在美联储的岁月有时候会让我产生一种格外孤单的感觉。我有时候会出去发表演讲,拜访联邦储备银行,或者代表美联储理事会去参加国外的会议,但大部分时候都是独自一人待在办公室里。我每天早上到得很早,把车停在埃克尔斯大楼的地下车库里。曾经有一段时间,科恩经常把他的自行车停到我旁边的那个位子上。

 

在不开会的时候,我大部分日子基本上都是这么过的:

 

读报告,跟踪最新的经济与金融动态,继续做我搬到华盛顿时尚未完成的学术研究,或者写讲话稿。

 

美联储的员工非常乐意帮我写讲话稿,甚至完全代笔,不过我喜欢先独立完成初稿,然后根据员工的意见加以修改。



有几位理事在办公室里一天到晚收看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的节目,但我觉得这样容易分散我的精力。我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查一查彭博社的新闻更新,或者读一读美联储员工送过来的关于市场最新动态的材料。



本文由牛熊交易室摘编自中信出版社的《行动的勇气》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顶 2 踩 2
评论列表
作者:

© 沪ICP备16020457号-1

牛熊交易室微信
扫一扫关注
牛熊君微信(客服)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