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熊阶梯

【牛熊荐读7】亲历4轮牛熊的投资高手解密徐翔发迹地

2016年05月03日 16:56 | 浏览 | 作者: |

   

揭秘敢死队、热钱、配资炒股的内幕和新时期大资金运作个股的逻辑

穿越四轮牛熊跌荡的成功套利方法

一个逻辑对冲高手的投资圣经

一部中国股市的百科全书《大牛市·股殇》

作者为亲历四轮牛熊的“诸葛就是不亮”



 

这也是牛熊荐读第七周的书目,所摘编的也许能激起你的反思

 

 

《大牛市·股殇》在出版之前,已经在网络上流传很广。


 作为小说,本书描写了一个精彩跌荡的吸金故事:


上海陆家嘴最牛证券部老总张松海,年轻有为,不到30岁已跻身金融圈上流,在上司谢佳人的帮助下,秘密接引境外热钱,伙同关系人炒作A股,在牛市到来前野心勃勃,最终无法克服贪欲,共同走向罪恶的深渊……而两个没有任何身世学历背景的年轻人王志和孙超,却在牛市当中成长起来,攀升到了职业的颠峰……

 

牛熊交易室(ID:niuxiong2016)重点摘编了书中关于探秘宁波涨停板敢死队背后的故事。

 

 

 

探秘解放南路1:没有硝烟的战场


这里所有的布置,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是一个专业投机的地方。这里跟王志见过的众多其他营业部的区别就在于,这里是拉斯韦加斯,而其他地方更多的是像成都路边的麻将馆。看上去是个营业部,其实干的是小型券商的活。

 

王志和李国威走进解放南路营业部大门的时候,进入这个传说中的营业部大厅,一切都熟悉而又不同。熟悉的是那种证券营业部的味道,不同的是这里有一股大战前的气氛,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类似于硝烟的东西,无形的压迫力似乎无处不在。

 

那种压力体现在端坐在开放式柜台后的12个柜员身上,体现在已经进行了初始化的电子大屏幕上,体现在大厅四角4台高高放着的37 英寸彩电上。这里所有的布置,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是一个专业投机的地方。

 

这里跟王志见过的众多其他营业部的区别就在于,这里是拉斯韦加斯,而其他地方更像成都路边的麻将馆。 

 

柜台边站着的戴眼镜男子明显是个小负责人,笔挺的西服没有任何皱纹,板直的领带搭配深蓝色的领夹,看到李国威他们走过来立刻就迎了上来。在离李国威还有两米的地方,非常礼貌地问道:“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李国威看了王志一眼,对戴眼镜的男子说:“有些业务想要咨询一下,你怎么称呼?” “我姓陈,叫陈嘉。”

 

戴眼镜的男子普通话非常标准,“负责整个交易柜台,您可以叫我小陈。”说完,从西服口袋里拿出名片夹,取出两张名片,恭敬地递给李国威和王志。

 

“陈嘉,交易运营主管。”

 

李国威轻轻地读出名片,“主要是来询问一下开户业务。” “请这边来,”陈嘉右手一让,将李国威和王志引入了交易柜台左侧一个宽敞的走廊,走廊两边,分列着不下10 个小会客室,他们跟着陈嘉,朝最深处走去。 

 

营业部的地砖非常有特色,竟然是风险提示,包括“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甚至还有些地砖是最新颁布的一些交易规则和手续费收费标准。

 

王志看着这样的地砖,不由得笑:“你们就这样把这些制度踩在脚下?” 

 

“很多客户这么说,其实我们的本意不是这样。”陈嘉边走边解释,“墙上的地方太小,各种咨询类的东西摆不下,所以这些只能放在地砖上。天花板上达不到揭示风险的效果。”

 

“有点意思。”李国威与王志跟着陈嘉进了走廊最尽头的一扇门。



这是一间5平方米左右的大型会客室,比之前走廊边看到的小型会客室至少要大上一倍。

 

 “很特别,”李国威给了三个字的评语,不知道是这个营业部给他的感觉,还是在评论刚才陈嘉递给他的茶,“王志,你给陈嘉说下吧。” “好,”王志转向陈嘉,“这是李总,我是他的助理,我叫王志。

 

今天我们来是想咨询一下在这边开户的事情。” “李总,王总,”陈嘉点头,“不知道是想了解哪方面的情况?” “我就说得简单点吧。”王志早有腹稿,说得不疾不徐,“我们也是慕名而来,想在贵部开立一个机构账户。”

 

停了一下,王志继续说道,“我们是上海的一家投资公司,注册资本金1000 万,管理的客户资产有多种投资渠道,但目前证券这块业务量比较小。李总今明两年的计划是将证券业务做起来。

 

你们在整个证券行业算是名气顶顶响的,所以就来了。” “李总太高抬我了,”陈嘉露出些许兴奋。要知道注册资金1000万的投资公司,业务平台都异常宽泛,“不知道李总进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是需要我们进行一些投资指导还是……” “那肯定是需要的,”李国威没有等陈嘉把话说完,“几个原因吧,投资公司是我大哥开的,他就是法人,一会儿开户的时候你能看到。

 

我从今年开始负责整个证券这方面的业务,不过之前行情也比较差,投入资金也比较少,所以做得并不好,”喘口气,李国威从口袋里摸出根烟,陈嘉已经把打火机凑了过来,“明年准备大做,所以我先来打前站看看。” “那这次开户后的资金大致上是?”

 

陈嘉试探性地问。 “先入1000万。”王志接口道,“现金本票我们就带在身上。”他知道,对付证券从业人员最大的撒手锏就是让他看到客户的资产量很大,或者很大很大。

 

 “啊,”陈嘉有点吃惊,如果说之前还对这次谈话稍有懈怠,那现在他已经有点兴奋了,“这可不是小数目啊。李总对我们有什么要求?” 

 

“嗯,一个单独的房间。”李国威仰着头吐了口烟,他觉得已经把陈嘉镇住了。“平时就我们俩,房间不用特别大,我看这屋就挺好。”

 

“是这样,李总,”陈嘉清了清嗓子,“我们这边现场交易 a 客户的资产规模是有条件 的,如果需要这样的房间,资金规模至少要 3000 万。” “3000 ?”王志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门槛高啊。” 

 

 “因为现场交易有很多便利因素,”陈嘉解释,“毕竟我们的研发实力还是很强的。再 说了,现场交易也可以跟很多其他的客户有个交流。” “哦?是吗?”李国威装作有点不太重视,“你们这里都有些什么研发服务啊?”



 “看您需要什么。”陈嘉继续解释,“短线我们有专人负责研究热门股,中线有人研究波段操作,长线有人专门负责上市公司调研和宏观研究。” “原来你们名义上是个营业部,实际上干的是个小型券商的活啊。”



王志有些感慨。 “不瞒您说,我们的体积,跟小型的券商相比,也差不多。”陈嘉显出自豪,“我这边千万级的客户有接近 200 个。” 



“厉害厉害,”李国威一时有点接不上。有时候一句话可以冷场好几分钟,陈嘉上面的那句话就有这样的杀伤力。 “看来还是嫌我们小啊,”王志有些气结地打破了沉默,“果然了不得。这次算是开了眼界了。”



 “这么多人都想做现场交易?”李国威不甘心地问道,“现场能干什么啊?”



“什么都能干,”仿佛害怕李国威和王志没有听清楚似的,陈嘉又重复了一遍,“什么都能干。只要您想做,我这里都可以做。” 

 

“有短线荐股?”李国威问道。 “基本上每周盈利 5%,成功率超过 80%,”陈嘉回答。 “交易速度怎么样?”李国威继续找缝隙询问。 “

 

很快,批量委托 300 笔,4 到 6 秒。”陈嘉对这些数据非常清楚。李国威并不知道这个概念,但王志清楚,这个速度绝对是超级快,“而且永不掉线。”

 

后一句差点让王志从沙发上掉下来。 

 

“手续费怎么收?”李国威问了一个所有客户都异常关心的问题。 “要看是否仅仅需要提供通道服务,我们的收费模式跟其他券商略有不同,”

 

陈嘉进一步说明,“如果仅仅是通道服务,手续费费率现场交易在 1.8‰,但是对成交量有要求,月成交金额不得少于 1 个亿。如果需要提供资讯服务,手续费费率在 2.5‰ 到 3‰。”

 

 “还有 3‰的费率?”李国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的印象里,标准费率针对的客户都是现场混日子的散户。

 

 “您真的享受了我们的资讯服务就不会觉得这个收费标准高了,”陈嘉笑了,似乎在嘲笑他们俩的见识,“您想,一笔交易让您挣了 5%,您还在乎多付 1‰的手续费吗?” 

 

王志不服气地问道:“配资可以吗?” “这个要你们跟对方自己谈,我们只负责双方的引见。”陈嘉放轻了声音,“不负责资金的监管。” 王志跟李国威对望了一眼,李国威继续说道:“钱不是问题,不过我们这次就是打前站的,所以资金只是先带了1000 万。” 

 

“那李总您看这样好不好,”陈嘉沉吟了一下,“这边先安排您一个稍微小一点、没有窗户的房间,我这边就跟领导汇报一下,争取就这两天把这个事情帮您解决,我看您是个爽快人,我也相信3000万对您来说小意思,您看我这个思路行不行?” 

 

“可以,房间在哪里,能看看吗?”李国威略一犹豫,已经把烟头摁灭站了起来。 “我让人把房间先打开,我们这就过去,在那边走廊。”陈嘉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三位号码,冲着话筒说:“去把 518 房间打开。” “518,这个号码不错嘛。”李国威跟着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我要发啊。”

 

陈嘉笑了笑,从他身边走过,没有再说什么。 

 

走到那边的走廊上,李国威和王志才发现,所有的房间号码都非常好,918、666、 888的房间号码让人看得都眼花。



探秘解放南路2:思考角度的与众不同


追求控制和反控制,逐步放大成交量,自己买,自己卖,有的时候甚至牺牲利润增加成本的高位买,低位卖,把个股的弹性做出来,看上去是吃亏在前,实际上将来的收益会大很多;所有的下跌整理中,第三轮次的下跌力度应该是最小的。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波浪理论 a 是永远不会错的理论,因为无论什么样的形态,你都可以用内外浪互套的方式自圆其说。但这对操作根本没有帮助,关键要清楚是在什么周期内。

    

中午吃过午饭,李国威回到住处休息,王志则直接回了解放南路营业部。营业部的中午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没有人在打牌。

 

客户室倒是有人在聊天,声音也不小,但都是宁波话,王志也听不懂。他走了一圈,刚巧到会议室的门口,透过半掩的房门,斜眼望进去,只见会议室里还有投影投在墙上,一个有点年纪的男子站着,拿着激光笔,在墙上指指点点。

 

王志以为是工作人员在开午盘分析会,就停住了脚步认真听起来。 “今天上午的盘面呈现出典型的三波盘跌,从 9 点半开始到 9 点 50 分,这是第一波,这波就是今早承继昨天尾盘杀跌之后的顺势低开惯性;

 

紧接着是将近 15 分钟的无量回升,期间的盘面很杂乱,指标股根本不动,只有上海本地股 a 稍微表现了一下,但马上第二波杀跌就从 10 点 5 分左右开始,这一波的跳水幅度很大,盘面上看是跌了将近 12个点,幅度接近 1%,这是通常第二轮杀跌的主要特征,幅度最大。”

 

那个男子一边讲,一边用激光笔在墙上点出具体的位置,“第二轮杀跌之后是一个时间相对长的整理,大概持续了有半个小时直到11 点出头,这里是今天上午的第三轮盘跌,看上去朝下的力度很凶一直到早市 b 收盘。” 男子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我自己的判断是这样的,在整个行情运行中,短线我们今天的买入机会就在下午刚开盘。

 

判断的依据很简单,所有的下跌整理中,第三轮次的下跌力度应该是最小的。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现在就是三而竭的时候。根据我们以前一直总结的前半小时模型,今天大盘会收一个带有下影线的中等程度的阴线,下影线部分就应该在这里。

 

我们前几天运作的几个短线强势股,可以加仓,我相信我们的买盘出来,应该可以直接弹上去,今天的目标是 2% 的利润,我觉得还是有点把握的。”

 

“方老师,这里会不会仅仅是下跌的第一轮次?”角落里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在说话, 王志这才发现,这并不像客服人员在开午盘会,他有点紧张,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听。 

 

“王总吃过饭了?您刚来开户,可能不知道,这是我们营业部的传统,中午休息的时候会给现场客户提供一些具体的操作意见,主讲人是我们的王牌分析师,大名上过三大报。”

 

王志的耳边传来陈嘉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陈嘉已经走了过来。王志冲他点了点头,见他不以为意,便继续听。 “什么是下跌的第一轮次?”

 

分析师的普通话有点硬硬的感觉,王志估计他应该是北方人。 “你说一鼓作气,我的意思是今天上午这三轮的下跌会不会是一鼓作气,而我们现在仅仅看到了第一鼓的三波杀。” 

 

“不能这样想,如果这么想你就陷入了传统波浪理论的误区。”分析师侃侃而谈,王志也支起了耳朵,“关键是我们在一个什么样时间周期内。波浪理论是永远不会错的理论,因为无论什么样的形态,你都可以用内外浪互套的方式自圆其说。但这对操作根本没有帮助,这个话题我们之前讲过几次。

 

要知道我们现在对着分时图在预计今天明天两天的短线走势,所以太长的周期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经验告诉我,如果这才是第一浪下跌的开始的话,这个第一浪的时间就太长了,就算在盘中也不应该这么长。” 

 

“之前点过的几个上海本地股今天第二轮杀跌前有的弹得还不错,但第二轮杀跌出量了,方老师您觉得现价买的话,会不会有点太着急。”这是另外一个人在提问题。

 

 “我觉得没问题,我观察了那些量的爆发位置,都是在第二轮末尾才出量,但第三轮杀跌反而没有量,这应该是反弹的前兆,我觉得这时候切入,事半功倍。”“方老师”解释得非常清楚。

 

 “请问,”王志用力地鼓了鼓勇气,“什么是前半小时模型?” 一时间整个屋子都朝门口看,王志不免有点慌:“我第一次来听,不好意思打搅了。” “没关系,我解释一下你就明白了。”

 

方老师用激光笔在墙上比了一下,圈住了分时图 9 点半到 10 点钟的部分,“我把每天的前半小时的分时图走势视为当天交易情况的缩影:

 

如果前半小时是下跌,那么当天应该是阴线,前半小时有上下影线,那么当天也应该有上下影线。” “这个有什么科学的论证吗?”王志有点不解,“还是纯经验?”

 

“我们自己统计过,成功率至少在 50%以上,震荡市可能还要略高。”旁边有人对王志说,“算是经验的产物吧。就算是经验,也是有概率保证的。”那人还在强调。

 

 

探秘解放南路3:借题发挥的经典例子



长期阴跌,缩量甚至无量,下跌幅度巨大,历史套牢盘远远在高位——这就是所谓的开阔地,大平原。在这样的区域,你就是打上 3 个涨停板,里面的存量老庄——如果有的话——也不会轻举妄动。更何况,你采用这种极端的模式,他会产生各种联想,从而难以产生抛售冲动。



短短的一个中午,他就接触到了这个营业部最核心的东西,虽然是无意之中看到的,甚至最后还被人不友好地请了出去,王志还是异常兴奋。

 

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整个上海本地股全部调出来纳入自选,然后坐等开盘。随着行情机器传来熟悉的噼啪声,下午的交易开始了。果然不出王志所料,上海本地股开盘后获得了明显的支撑,看上去确实有实力资金进行了介入,王志不用想就知道这些力量是哪里来的。

 

“这就开始下手了吗?”王志兴奋地不停抖腿,用键盘在几个本地股上切换来切换去。

 

盘面蠢蠢欲动,王志似乎一下子就嗅到了那种开战在即的硝烟味道,他十分喜欢这种感觉,以往他是参与者,这次不同,他仅仅是个旁观者。

 

旁观者有时候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清醒的认知全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原因在于因为你是战场的一分子,所以你只看到了对手的刺刀,而忽略了大集团军的阵型。王志这次算是看到了阵型。



先是 605 在10分钟之后瞬间从下跌不到 1%拔到了上涨 4%,这带领了整个上海本地股板块的集体抽风,键盘摁下 83 过滤一下,涨速榜上前五名在 5 分钟之内始终都是上海本地股领衔,紧接着深圳本地股也开始脉冲式的波动,而且低点一次比一次抬高,当 605 强势封上涨停板之后,深圳本地股终于也憋不住了,集体暴动,上涨将近 3%。



而几个著名上海本地股也顺势跟涨,涨幅大都在 6 到 7 个百分点。王志看着 605 涨停板上封着的将近 600 万股封单,摇了摇头。



他看不到挂单的组成部分,但是他揣测,今天晚上的成交回报 a 里,解放南路营业部买入金额不会低于2000 万。整个拉板的过程他看得一清二楚,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大单时不时地抛出来,但到了上涨 2%之后,只有在非常关键的价位上才有像样一点的大单,而这些大单毫无悬念地都被整个吞了下去,最后封板更是用了将近 80万股,一笔把所有的卖单一扫光。



看上去本地股的所谓庄家并没有给这次集体的暴动以抛售压力。王志一边看分笔成交明细,一边思考。他折过头再看K线,想起了在常州时候赵爱国说的那番话:“这几年,宁波人做得最好,为什么?



很简单,在他们那里,平仓后的资金余额就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他们用自己的脑子开辟了一种全新的短线投机盈利模式,你凭什么说人家的做法没有你高级?



仅仅因为他们每年比你挣得多?



我相信,中国证券历史会有解放南路这个名字,肯定比史美伦这个名字响亮。你记住小子,永远不要看不起成功者,那是失败者的专有享受,好比吃不到葡萄的狐狸。” 这就是宁波人的做法,看着眼前的K线图b,他完全明白了。



长期阴跌,缩量甚至无量,下跌幅度巨大,历史套牢盘远远在高位——这就是所谓的开阔地,大平原。在这样的区域,你就是打上3个涨停板,里面的存量老庄——如果有的话——也不会轻举妄动。



更何况,你采用这种极端的模式,他会产生各种联想,从而难以产生抛售冲动。



第一,这里距离总体市场的成本价太遥远,老庄不甘心在这个位置把筹码给你,在他看来,用这么强烈的涨停板操作的资金,也许是因为有更加远大的目标。



第二,速度还是速度,老庄根本来不及反应,由于一直是无量的活动,说明就算有老庄在内,也是处于混吃等死,毫无作为的状态,甚至今天根本就没有人在负责盯盘!



第三,心理还是心理,当人人都在做控制和反控制努力的时候,最省心的办法是让别人先表态。打乱这种格局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所有人都没可能出手的时候你出手。人类总是对未知的事情充满了恐惧,在恐惧的潜意识里,他会选择最“稳妥”的等待,而宁波人,也许要的就是这两天的等待时间。

 

探秘解放南路4:游资的胃口


有时候人们做一件事情或者学一件事情,会在某个阶段遇到一种再也无法提高的情况,可能会在这种阶段停留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某个机缘巧合,豁然开朗,云开雾散。那是一种顿悟的快感。



三点钟收盘以后,陈嘉带着徐飞到了王志的房间。看到屋里只有王志一人,徐飞迷惑地望了一眼陈嘉,陈嘉互相介绍了之后,问道:“李总不在?” “哦,他临时有事情先走了,我们先聊聊,反正他明天也在。”

 

王志随意地答道,“我对徐总可是佩服得很啊。” 徐飞体现出一种从容的成熟感,“你过奖了。”之后就没有多余的话。 “不知道陈经理把我们的意思表达给您了没?”王志试探地问道。

 

这时候陈嘉插口道:“我还没有说,就先过来聊聊。”“哦,是这样,我们是上海的一家投资公司,平时也有不少证券方面的业务,所以想跟徐总聊聊,是不是有兴趣帮我们做一下理财,收益分成这方面我们都好商量。”王志还是不会兜圈子,什么事情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资金规模大概是三五千万,目前账上现金有 1000 万,我们可以先从这 1000 万起步。” 

 

徐飞略微沉思了一下,似乎不知道如何回答。 “徐总现在的投资风格能简单说说吗?”王志一心想知道徐飞的操作模式和盈利模式。 “



说投资风格,有点太大了,”徐飞接着王志的问话说道,“我们先聊聊吧,不管业务要不要做,大家先认识一下,交流一下彼此的投资理念,只有志趣相投的人才能有进一步的合作机会,不然大家都是瞎耽误工夫,没有意思的,你说是不是?



我这个人说话有点直,你别见怪。” “这样挺好,我也不会兜圈子,没必要。”王志对此深表赞同。



让他去扮演那种张松海式的旁敲侧击角色真的太难为他了。 “我现在主要是以短线交易为主,毕竟是下跌市,而且已经跌了好些年。



长线大的机会目前看不到。国内整个市场实际上整体性的机会并不大,目前还是以短线为主。操作上比较有心得的有这么几大块,”徐飞难得在陌生人面前一次说这么多关于自己操作思路的内容,“第一块是新股。我一直对新股的研究比较多,短线有相当多的操作是进行新股的买卖。



选择新股主要有几个便利条件,一是上面没有套牢盘;二是现在的新股发行是配售制度,筹码都在散户手里,所以当日的抛售压力并不大;三呢就是新股比较有想象力空间,毕竟一个刚诞生的婴儿你对他的未来有无数个设想,可能每个设想都是成立的,但是对一个 50 岁的人来说,基本上就丧失想象的空间了。”王志拿着本子记着:“新股,想象力。”



 “再有一个做得多的是类似于昨天 605 这样的,我把这种做法起了个名字,事件性投机。每天市场上有很多传闻,或者公开的信息,很多人把这些信息当成是有秘密的,都是跟所谓的庄家勾结的,我不这么想。市场的参与者无时无刻不在猜测着别人的想法,然后根据别人的想法来做出自己的行为判断,是买还是卖。这种操作思路是 99%的参与者采用的。



我可能比他们进了一步,我会先看到某个事件的发生,比如昨天上海轻工系统的那个小的新闻,那我就会想,如果我把上海轻工系统的嫡子干到涨停板了,其他人的反应是什么。”



徐飞一气说下来,也打开了话匣子,“这种操作模式对于标的物的选择比较讲究,你不能找市场最近大热的东西,那样的话抛压受不了,只能选择那些沉寂时间比较长的老股做。



这种模式我们从去年到今年一直摸索,刚开始就我一个人这么干,现在基本上身边的朋友都是这样的操作模式,我觉得这是在熊市生存的一个好方法。” “宁波解放南路就是这么做出来的。”



王志不由自主地接口道,一边又写道:“事件性投机,经典。” “最后一种方法可能更加隐晦一点,可能会有市场操纵的嫌疑。



因为我们目前的体积越做越大,偶尔会在二级市场进行一下短期的控盘,比如下午两点半试探性地买一些,尾盘的时候拔拔高,当日的浮动盈利就出来了,第二天把集合竞价做做高就可以了。这也算一种变相的套利吧。” 



王志顺手又在笔记本上写道:“尾盘套利,冷门。” 



本文由牛熊交易室摘编自中信出版社的《大牛市·股殇》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顶 5 踩 5
评论列表
作者:

© 沪ICP备16020457号-1

牛熊交易室微信
扫一扫关注
牛熊君微信(客服)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