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熊阶梯

【牛熊荐读3】投资就是选美比赛,在股市你得......

2016年05月03日 16:09 | 浏览 | 作者: |

   


牛熊交易室本周荐读《错误的行为》

行为经济学逸事、专业研究、奇怪笑话

一本被称作“即使被关在电梯也会忍不住读下去的书”行为经济学之父—理查德·泰勒娓娓道来改变我们对传统金融学的看法你的三观即将被颠覆


 聪明人对价格的校正

 

人们一直以来对金融行为学研究持怀疑态度。(编者注:确实如此,行为金融学在市场中仍属边缘学科,更少有人运用到金融市场,但牛熊交易室经过18个月的实践检验认为,行为金融学在A股大有可为,故而牛熊君专注买方行为研究100年不动摇,哈哈)

 

宣称消费者有奇怪的行为是一回事,但实际上,人们认为在金融市场中,愚蠢的行为根本不会影响市场的价格,哪怕是微小的波动。

 

大多数行为学家假设,即使有人在投资过程中犯了错误,还有一部分聪明人会起到平衡作用,“校正”价格,所以市场价格不会受到影响。

 

经济学家认为,有效市场假说的正确性已得到证明。其中一部分与价格的合理性有关,另一部分关注的则是能否“跑赢市场”。(我后来才发现这两部分是相关的。)

 

多年来,金融经济学家一直有一种虚假的安全感,他们认为有效市场假说中的“价格合理性”是无法直接验证的,这也是人们称其为假说的一个原因。

 

金融经济学家指出,内在价值是无法测算的。毕竟,谁能说出通用电气、苹果公司每股股票的合理价格呢?

 

要建立对某一理论的信心,没有比认为该理论无法验证更好的方法了。法玛并没有强调这一点,但从很多方面来看,这都是有效市场假说最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价格是“合理的”,就不会有泡沫产生。

 

如果谁可以驳倒这一点,必将成为重磅新闻。

 

有效市场假说的早期研究大多是在强调该理论的第二部分,我将其称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办法跑赢市场。

 

更确切的说法是,因为当前的股价已经反映了所有的公开信息,所以不可能有效地预测未来的股价,并让股东从中获利。

 

直到20 世纪70 年代,有效市场假说才被正式提出,这多少有些奇怪,因为它所使用的最优化和均衡理论很早之前就已应用于经济学的其他领域了。

 

对此,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与经济学的其他分支相比,金融经济学的发展相对缓慢。

 

微观经济学领域也发生了类似的革命。理性预期理论及模型日渐兴起,凯恩斯经济学则日渐式微。这一点其实让人感到很遗憾,如果凯恩斯还活着,这场辩论可能会更公正,因为他的确是行为金融学的鼻祖。

 

20 世纪30 年代中期,凯恩斯在撰写《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时总结道,市场已经有点儿疯狂了。“既有投资的利润经常发生暂时的和无关紧要的波动。然而,这种波动将会对市场产生特别重大的影响,甚至到了一种荒谬的程度。”

 

为了支持自己的观点,凯恩斯指出,夏天时冰的销售量较高,所以制冰公司的股价更高。这让人十分意外,因为在有效市场中,股价反映的应该是公司的长期价值,而不是夏天热冬天冷这一事实。

 

所以,这种可以预测的股价的季节性规律是有效市场假说严格禁止的。

 

 

选美竞赛与股票投资

 

 支持有效市场假说的经济学家认为,正是那些“行家”使市场保持了有效性,但职业投资者能否扮演好“行家”的角色,凯恩斯对此表示怀疑。

 

他认为,这些专业人士更有可能跟随着非理性繁荣的浪潮前行,而不会与之抗争,其中一个原因是,持反对意见是有风险的。“世俗的智慧告诉人们:从声誉角度讲,墨守成规的失败比不守成规的成功要好。”

 

相反,凯恩斯认为,职业投资者玩的是一种微妙的竞猜类游戏。他将选择最佳股票与一种常见的比赛做类比,在20 世纪30 年代以男性为主导的伦敦金融圈常有这样一种比赛:从一组照片中选择最漂亮的面孔。

 

职业投资者的投资决策好比报纸上刊出的选美竞赛,在竞赛中,参与者要从100 张照片中选出6 张最漂亮的。

 

如果参与者选出的6 张照片最接近于全部参与者共同选出的6 张照片,他就是获胜者。由此可见,每一位参与者要挑选的不是他自己眼中最漂亮的人,而是其他参与者最可能会挑选的人。

 

所有的参与者都会以同样的方式看待这个问题。这里的挑选并不是每个参赛者发挥最佳判断力去选出自己认为最美的面孔,也不是具有正常判断力的人们认为最美的面孔,而是运用推理能力去推断一般人所推断出的一般人的意见是什么。

 

这是第三级推理,我相信,还会有第四级、第五级甚至更高级别的推理。

 

我认为凯恩斯“选美竞赛”的类比现在仍可以用来描述金融市场的运行方式,以及人类行为因素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不过我们理解起来可能不太容易。要明白这个类比的精华和微妙之处,我们可以试着解一下下面这道题。

 

从0 到100 之间选一个数字,使这个数字尽可能接近其他参赛者所选数字平均值的2/3 。

 

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可以先假设有三名参赛者,分别猜的是20 、30 和40 ,平均数为30,30 的2/3 是20 ,所以猜数字20 的那个人就是赢家。

 

在继续往下读之前,请猜一个数字。真的,你应该试一试:如果你亲自试一下,你就会觉得本章剩下的部分更有意思。

 

一级参与者会怎么选呢?她会说:“其他参与者不会想那么多,他们很可能随便选一个数字,这样的话平均值就是50 ,所以我猜是数字33,即50 的2/3 。”

 

二级参与者可能会这样说:“其他大多数参与者都是一级参与者,他们觉得其他人都比他们笨,于是他们猜是数字33 ,所以我应该猜22 。” 

 

那么,三级参与者呢?“大多数人都看清楚这个游戏了,他们肯定认为大多数人会猜33 ,于是他们猜数字22 ,所以我应该猜15 。” 

 

这里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根据纳什均衡理论,我们应该猜哪个数字呢?纳什均衡是以约翰·纳什(John Nash )的名字命名的,纳什是传记类畅销书《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 )中的主人公。

 

纳什均衡指的是,当其他所有人都猜到同一个数字时,没有人愿意改变自己的答案,此时将会达到纳什均衡。对于上文中的这道题而言能达到纳什均衡的数字只有0。

 

为什么呢?我们可以假设其他所有人猜的都是3,那么平均值也是3,所以你会猜2。如果其他所有人都猜2,那么你应该猜1.33 ,有且只有当所有参与者猜的都是0 时,才没有人愿意改变主意。

 

现在,你也许知道在猜数字之前你应该问什么问题了:其他参与者是谁?他们懂多少数学和博弈论的知识?

 

如果你是在当地的酒吧玩这个游戏,尤其是在深夜,其他人可能不会做深入思考,所以你猜的数字可以在33 左右。只有在参加全是博弈论学者出席的会议时,你才应该猜数字0。

 

 

学会猜测别人的想法

 

现在,我们来看该博弈与选美竞赛有什么关系。从形式上看,二者的游戏规则都是一样的。在猜数字的博弈中,你必须想清楚其他人会如何猜测别人的想法,就像选美竞赛一样。实际上,在经济学理论中,“猜数字博弈”通常被称为“选美竞赛”。

 

如果你和《金融时报》的读者一起参加这个比赛,你会猜哪个数字呢?

 

获胜的数字是13 ,参与者所猜数字的分布图如图10 所示。你可以看到,《金融时报》的很多读者都十分聪明,他们知道根据纳什均衡,数字应该是0,但他们仍愚蠢地认为0 会是获胜数字。

 

很多一级和二级参与者猜的数字都是33 和22 ,但是那些猜数字99和100 的人是怎么想的呢?他们又在搞什么鬼呢?



原来这些人都来自剑桥大学的一个学生宿舍。因为每位参与者仅有一次参赛机会,所以某个爱搞恶作剧的人以其室友的名义填写多份答案后上交。我和我的研究助手最后要决定这些答案是否算数,我们觉得既然每份答卷上都写着不同的名字,就都算数吧,这使得获胜数字从12 变为13 。幸好,那个宿舍没有人猜13 。



我们让参与者简单解释一下自己的选择,从而决出胜负。他们给出的解释的确是我们意想不到的收获,其中有些解释甚至十分机智。



 有一位诗人猜的是0。“正如行为学家会观察人的行为一样,《金融时报》的读者也很聪明,他很清楚这种比赛的规则,因而与行为学家斗法,还有一些人并没有这么聪明。



至少有三名猜数字33 的人表示,他们是用Excel 程序来生成随机数,如果是从0 到100 中间随机选择,平均值是50 !



也许我对《金融时报》读者的数学能力期望过高了,但我本以为他们不用Excel 程序就会知道随机数的平均值。我一直怀疑,很多人都在用电子表格代替大脑思考,这再次证明了我的疑虑。

 

他所猜的数字是最小的。” 有一个叫托尼的参与者,他认为不能预期这个世界是合理的,所以也猜的是数字1: “答案应该是0……但工党竟然赢了。”

 

有一名学生猜的是数字7,他是这样解释的:“因为我爸爸多少了解一些数字和市场的情况,他比较胆小,所以他猜的是数字10 。”

 

在这里,这名学生像很多年轻人一样,低估了自己父亲的水平。如果他相信自己的父亲比一般参与者高一个等级,他很可能会赢!

 

还有一位猜10 的诗人:“大于67 的数字只有傻子感兴趣,猜的数字大于45 表明你是个数字盲。从1 到45 中随机选择的数字的平均值为23,人们通过逻辑推理应该猜数字15 ,留给我的就是数字10 了。”

 

正如所有这些《金融时报》的读者所表现出来的一样,人们心理的复杂性各不相同,所以选美竞赛现在仍可以用来类比投资者的行为。



很多投资者自诩为“价值管理者”,他们努力购买低估值的股票;还有一些投资者自称“增长管理者”,他们努力购买价值增长迅速的股票。



当然,没有人试图购买昂贵的股票或是即将贬值的公司的股票。那么,这些投资管理者到底想做什么呢?



他们试图购买有增值潜力的股票,或者购买他们认为其他投资者随后会给予更高估值的股票,但这些所谓的其他投资者也把赌注押在了其他人对未来股价的更高估值上。



投资当下市场并不完全看好的股票也没关系,只要其他人很快改变观点和你达成一致即可!

 

还记得凯恩斯的另一句著名的话吗,“从长远来看,我们都死了”。对一个投资经理来说,“长远”最多不超过几年,甚至只有几个月!(本文摘编自《错误的行为》,中信出版社出版,标题为编者加)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顶 5 踩 5
评论列表
作者:

© 沪ICP备16020457号-1

牛熊交易室微信
扫一扫关注
牛熊君微信(客服)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