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主力追踪

双十一黑色爆仓之夜,在期货大作手的眼中稀松平常,绝大多数新投机客半年内爆仓!

2016年11月12日 22:18 | 浏览 | 作者:牛熊君 |

   双十一,女人们剁手;双十一之夜,期货投机客爆仓;很多人惊叹黑色之夜,其实在期货市场上从涨停到跌停并不新鲜,暴富的传说和爆仓的故事也是屡屡有之;期货市场上,因为高杠杆和大波动,爆仓更是稀松平常事,而真正的赚钱者凤毛麟角

编者按:双十一,女人们剁手;双十一之夜,期货投机客爆仓;很多人惊叹黑色之夜,其实在期货市场上从涨停到跌停并不新鲜,暴富的传说和爆仓的故事也是屡屡有之;期货市场上,因为高杠杆和大波动,爆仓更是稀松平常事,而真正的赚钱者凤毛麟角。


牛熊君从2015年股灾期间自杀的逍遥刘强所著的小说《期货大作手风云录》中摘编一篇,作为牛熊荐读第33期,与读者们分享。珍爱生命,敬畏市场!


                                              ————————————————


     期货投机有时和男女之间的单相思有点类似: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杜海明(牛熊君注:小说中的期货公司一个大客户公司代表)显然就是这种状况,现在的他眼里只有她:期铜。


  2000年2月16日,星期三,这一天是杜海明终身难忘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他终于明白了一个真理:天堂和地狱之间仅仅隔着一层薄纱而已。上午9点整,怀着一颗期盼期铜大涨之心的杜海涛被期铜0005合约的大幅低开给打蒙了。19080元,足足比昨天收盘价低开了200点,杜海明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市场从来不相信眼泪。期铜0005大幅低开后,一路下跌,途中基本没有遇到多头的抵抗,大有兵败如山倒的气势。杜海明坐不住了。被行情打蒙的他突然想起了还有肖遥,这个时候不去问肖遥(牛熊君注:小说主人公,时任期货公司机构部副总)还更待何时?


  他飞一般的跑出自己的大户室,直奔肖遥办公室,估计此时他的百米速度可以破全国纪录了。“肖总,怎么回事?今天铜怎么跌的这么狠?有什么消息吗?我该怎么办?”杜海明已经顾不上什么绅士风度,问题像连珠炮一样抛给了肖遥。


  其实肖遥现在也在苦恼。他知道杜海明昨天多了期铜,但他也不知道为何昨天还长的好好的期铜今天就会大幅下跌。但出于职业原因,做客户咨询工作的人嘴里是不能说出“不知道”三个字的。肖遥的脑子在飞转着,该如何答复眼前这位快要发疯了的大客户呢?


  “杜总,您先别着急。我也在看盘,您没关注昨天的LME夜盘吗?昨夜LME似乎传说有中国大户入场做空,导致LME期铜大跌,所以今天中国期铜跟跌也不意外。您的500手多单仓位也不算重,我建议我们再看看,观察几天再说,也许是洗盘呢?”肖遥冥思苦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了这招“声东击西”的借口。


  “LME?他妈的,国内打不过了,就跑到英国去做空,这帮空头也太可恶了。多头怎么不反击呢?我要不要再买他500手,支援一下多头?“千万别,不要在亏损单上加仓!这是期货的基本原则之一。”肖遥回答的斩钉截铁。“哦,那,那好吧,我再忍忍。我就不信空头能逆天。”杜海明愤愤地说道。


  期货新手往往就是这样,他们总是把期货市场臆想成是一个多空大战,你死我活的战场。一旦自己作对了,他就会嘲笑对手盘的愚蠢,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自己的聪明过人;而一旦自己做错了,他就会大骂对手盘的无耻耍赖,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把做错的原因都赖在别人身上。


总之,在新手心中,期货就是和别人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其实,做过多年的老手深知:期货其实一场和自己内心战斗的游戏,和他人无关。你真正的对手是自己的心魔:贪婪、希望和恐惧。


  当天,期铜0005合约收盘于18990元,大跌1.5%,收出了一根非常难看的倒锤子阴线。杜海明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账户,浮亏超过了77万。“还好,节前赚了200多万呢,现在还有盈利。”杜海明自我安慰了一下。


  接下来的三天,期铜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小幅横盘,不涨也不跌,搞得杜海明心烦意乱,平仓也不是,加仓也不是,真是熬人啊!


  2月22日,这个日子可真够二的。期铜终于发力了,但可惜的是发力方向不是向上,而是向下。期铜0005以18930元低开后一路下跌,最终以接近全天最低价18850元收盘,全天下跌将近1%。从K线上看,期铜的走势已经向下破位了。


  这种明显的破位形态当然不会逃过肖遥的眼睛。他找到杜海明,斩钉截铁的说到:“杜总,很遗憾,这次期铜选择了向下破位,我看您的多单不妙,我建议还是及时止损吧,现在损失还不太大。”


  “什么?止损?有这么严重吗?肖总,我看今天价格打到了60日均线,这可是个重要支撑位啊,我们要不要再看看?万一多头开始反击了呢?”杜海明仍然不认输。


  “也可以观察一下,但以我的经验,如果入场后三天之内还没赚钱的单子,最终大多会以赔钱出场。所以,杜总,我还是建议及时止损出场,如果您非要再观察一下,那就请把60日线作为止损线,一旦跌破60日线,马上止损。”


  “好的,肖总,我知道了。我再看看,谢谢你的建议。”杜海明嘴上虽这样说,但心里其实非常不悦,他觉得铜价终究会涨,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2月23日,铜价真的涨了,受昨夜LME期铜上涨的影响,期铜0005合约居然以19000元高开。杜海明大喜过望,他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奶奶的,终于让老子抗住了,要是听肖遥的建议止损了,我还不得后悔死。看来做期货还是得靠自己!”杜海明暗自得意自己的忍耐力。


  2月24日,期铜继续小幅上涨,成交量和持仓量都急剧萎缩,最终以19060元报收。杜海明这下子来了精神,他感觉到自己翻身的日子就要来临了。他似乎已经听到了多头大反攻的号角,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时我不帮多头一把,更待何时?


  2月25日,早上一开盘,杜海明就毫不犹豫的加仓多单200手,成交均价19020元,期铜在他的多单推动下,还真的上涨了一些,最终收盘于19050元,收出了一根缩量小阳线。


  杜海明的擅自加仓当然逃不过肖遥的眼睛。他在得到结算部门的提醒后,迅速找到了杜海明。“杜总,您怎么今天还加仓了?这种缩量反弹是很危险的。您现在的持仓这么大,而铜的成交量又这么小,一旦发生不测,您跑都跑不出来,这是非常危险的。我建议您明天还是先平仓一半出来,控制风险第一,您看这样行吗?”


  “平仓?开什么玩笑?你没看到60日线跌不动了吗?要是听你的建议前几天止损,我就得又多亏损了好几十万。现在多头反攻在即,你又让我平仓,你没看见我的总账户还处于亏损吗?我是不会赔钱出来的,等过几天盈利了,我再考虑减减仓吧。好了,就这样吧,我自己的账户我自己负责!”


  肖遥被噎的哑口无言。杜海明说的没错,他自己的账户他自己负责,如果客户不愿意平仓,自己是一点辙也没有。算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听不听就是客户的事了。再说了,客户也不一定错,万一期铜真的大涨了,我又何必自讨苦吃呢?


  天作孽犹可为,人作孽不可活。这话一点不假。


  2月28日,周一,杜海明祈祷了整个周末的愿望并没有实现,期铜不但没有延续前几日的上涨,反而是跳空大跌,并一举跌破了重要的支撑60日线,多头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乎也快扛不住了。


  肖遥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但他并没有打算再去劝说杜海明止损。原因很简单,他觉得杜海明已经失去理智了。杜海明的脸色像死人一样难看。他已经彻底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他想过止损,但他实在下不了手。他现在的持仓陈本是19220元,700手,目前的账面浮亏已经超过了140万。140万啊!这么大的亏损他该如何向领导交代?他真的不敢想。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时间这玩意可奇怪了,爱因斯坦曾说过一个著名比喻:“一个男人与美女对坐1小时,会觉得似乎只过了1分钟;但如果让他坐在热火炉上1分钟,却会觉得似乎过了不止1个小时。这就是相对论。”而此时的杜海明,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


  终于收盘了,还好,最终尾盘期铜0005合约上拉了一下,以接近当天最高价18870元收盘,收出了一根低开高走的小阳线。杜海明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他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累过,他现在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期货这东西真不是正常人能玩的玩意儿!


  杜海明想的其实一点也不错,期货本来就不是正常人能做的行业。国内外大量的历史数据证明:期货市场的成功率不会高于1%。也就是说,如果有100个人进入期货市场,真正能赚钱出来的人不会超过1个,这是个多么残酷的市场!


国内的期货公司也做过统计,进入期货市场的新人平均存活期为半年左右,也就是多,绝大多数的抱着一颗赚大钱之心进入期货市场的新人会在半年内消失,这是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残酷战场!


  既然期货赚钱如此之难,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痴心人前仆后继?原因很简单: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那个百里挑一的天才,而其他人都是傻瓜。结果呢?很不幸,事实往往是相反的……


  2月29日,周二,地狱之门终于向杜海明打开了。期铜0005合约没给多头任何止损的机会,直接大幅跳空低开3%,以18280元开盘,市场哀鸿遍野,多头止损盘被迅速打穿,大有直奔跌停的架势。


  杜海明机械性地打开交易软件,右手颤颤巍巍的指向平仓按键。他扫了一眼浮亏,已经超过了300万,他的心怔了一下,颤抖的手终于还是停住了。


  他的内心在激烈的挣扎着。此时平仓,亏损超过了300万,他就彻底输了。被撤职算轻的,搞不好自己这工作就丢掉了。自己辛辛苦苦在公司里打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熬到现在的位置,就这么丢了?怎么办?怎么办?豆粒大的汗珠已经布满了他的额头。杜海涛彻底绝望了!


  人在绝望时往往会做出两种选择:一是闭眼等死,二是困兽犹斗。可怜的杜海明选择了后者。鬼使神差地,杜海涛不但没有选择平仓,反而按下了加仓的按键,18330元,买入700手,他打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张底牌!


  收盘后,黄河期货总经理办公室,王总拿着杜海明最新的结算单,脸色阴沉的对肖遥说:“肖总啊,你这是怎么搞的?你怎么能允许你的大客户在亏损的状态下满仓呢?他这么搞,我们期货公司是要承担很大风险的。”


  “王总,这真不能怪我,我早就让杜总止损平仓了,但他根本不听。他说他不需要我的指导了,他想自己操作。您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不听?不听也得听啊!你干的就是这个工作。一旦客户的账户失控,你也要负责任的啊!”

  “那您说我该怎么办?我总不能强迫他平仓吧?万一我建议错了,他还不得吃了我?”

  ……

  这是肖遥到黄河期货后第一次和王总争执。以前他总是百依百顺的捧着王总,毕竟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但这次他实在生气了,客户不听自己的建议,领导却来怪他,他实在想不通这个道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杜海明奇怪的消失了。人没来期货公司,电话也关机了,就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期铜最近的走势也很平稳,不涨也不跌,持仓量和成交量都在锐减。多空主力都在把主战场转向下一个合约。而杜海明的账户的风险率也一直处在90%—95%之间,虽属于高危阶段,但也还没达到强行平仓的程度。


  2000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本来是个喜庆的日子,但对于杜海明来说,这一天无疑是个噩梦。原因很简单,期铜向下破位了。


  期铜0005合约在18250元开盘后,突然向下发力,一路头也不回的直线下跌。杜海明的账户显然爆仓了。按照黄河期货与杜海明所属公司签署的协议,期货公司采取了强行平仓的措施。


     经历过强平的人都知道,那种场面惨不忍睹,在巨大的多头平仓盘打压下,期铜价格迅速下跌,最终收盘于17900元,跌幅达到了2.4%,一根光头光脚的大阴棒,一根沾满了多头鲜血的大阴线。


  成交回报显示,杜海明的700手期铜平仓单全部成交,平均成交价为17950元,账面实际亏损为577.5万元。500多万元人民币,就这样一瞬间灰飞烟灭了,这种感受没有做过期货的人永远不会懂!

060828381f30e924953741314a086e061d95f71b.jpg

文章末尾图.jpg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顶 8 踩 6
评论列表
作者:牛熊君

© 沪ICP备16020457号-1

牛熊交易室微信
扫一扫关注
牛熊君微信(客服)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