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主力追踪

全球经济复苏?我们担心的是再次衰退!

2016年11月03日 11:00 | 浏览 | 作者:姜超 |

   全球经济复苏?我们担心的是再次衰退!——对未来经济走势的思考

     3季度美国经济增速达到2.9%,创下过去2年的单季最快增速,而中国10月制造业PMI升至51.2%的两年新高,加之近期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上涨,似乎一夜之间需求又回来了,全球经济又步入复苏的轨道了。


     而在经济复苏的乐观预期下,不少人对年底的行情抱有期待,觉得目前经济稳定,物价回升,企业盈利改善,正是吃肉喝汤的好时节。  然而我们却想不合时宜地出来泼一瓢冷水,因为所谓的经济复苏根本不能持续,而经济再次衰退的阴影已经出现,小心谨慎才是王道。



微信截图_20161103110441.jpg


美国经济复苏了吗?

如果只是简单看美国季度经济增速的变化,其3季度GDP增速的反弹确实很超预期,因为之前美国已经连续3个季度只有1%左右的GDP增速,而在16年3季度突然跳升到了2.9%。

但是如果分解一下这个2.9%的GDP增速构成,我们发现最重要的消费贡献只有1.5%,甚至还低于过去3个季度1.8%的平均值。而GDP增速的回升主要依赖于另外两项,一是外贸,二是投资。


出口回升难以持续。3季度美国净出口贡献了0.8%的经济增速,但是美国作为消费型国家,其进口规模大于出口规模,因而净出口对经济长期是负贡献。而3季度出口部门之所以表现突出,离不开美元短期走软的贡献:去年末的美元指数还在100左右,但是到了16年2、3季度美元指数回落至95,因而推动了2、3季度美国出口部门的短期改善。但是目前在强烈的年底加息预期之下,美元指数已经回升到了98左右,美元走强意味着4季度出口部门很可能重新拖累经济增长。


存货只是短期回升。美国的投资主要有三大块:非住宅投资(主要是企业设备投资、基建投资),住宅投资和存货投资。而今年3季度的前两大投资都没啥变化,而存货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从-1.2%大幅跳升到了0.6%。问题是存货变动对经济的贡献是周期性的,在补库存的时候是正贡献,但是在去库存的时候是负贡献。过去几个月的商品价格大涨,推动了企业补库存,但在库存已经大幅上升之后,如果商品价格不能持续上涨,那存货投资的贡献还能持续吗?


因此,从结构分析来看,3季度美国经济增速的大幅反弹主要是由短期因素所贡献,包括美元贬值推动出口改善,商品价格上涨推动企业库存回补,但是作为根基的消费增长依旧缓慢,未来如果短期因素消失,那么美国经济增速大概率会重新放缓。

但是,我们认为美国经济未来面临的不是重新放缓,而可能是再次衰退。


首先,从时间来看,本轮美国经济复苏已步入尾声。

从美国过去100年经济周期的经验来看,从衰退到复苏的平均持续时间是50个月左右,最长不超过120个月,而历史上只有3次复苏的时间超过90个月。而本轮美国从09年6月经济走出衰退到现在已经持续复苏了90个月,理论上本轮复苏周期已经走到了尾声,随时有可能结束。

其次,本轮美国经济是无就业复苏,本身就很脆弱。


从美国新增就业来看,16年以来每个月平均只有17.8万,是过去5年的最低值,远低于过去两年的平均22万以上。

而且美国就业数据也存在着极大的缺陷,因为就业数据只统计了新创造的工作机会,而没有统计消失的工作机会。而自从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平均每个月创造10万个就业机会,累计大约新增了900万个就业。但是与此同时,美国非劳动力人口从8000万上升到9400万,意味着有1400万人彻底退出了劳动力大军。这意味着美国每创造一个新的工作机会的同时,又消灭了1.5个工作机会,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没有工作了。目前美国的劳动参与率已经从08年底的66%下降到目前63%左右,意味着在适龄劳动年龄人口当中,每10个人里面只有6个人在找工作,而其余4个人官方默认为已经财务自由不用找工作了,但很可能是人家长时间找不到工作所以只好放弃了。

而就业低迷的背后有多方面的原因,包括全球化导致的低端工作机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效率提升导致的机器对人力的取代,互联网时代赢家通吃导致就业主体的大量中小企业消失等等。


而美国大选之所以如此激烈,也在于民主党的希拉里代表了精英政治,受到大企业、有工作、受教育的精英人士的支持,而共和党的特朗普则是受到了广大底层无工作、低学历民众的支持,而其针锋相对也反映了美国经济增长背后的巨大缺陷,只有一半人享受到了经济增长的成果,而另一半人没有工作。如果未来是希拉里上台,当前的政策尚能延续,对美国经济的冲击不大。但如果特朗普上台,那么其所支持的反全球化、孤立主义政策必然会对美国和全球经济形成巨大的负面冲击。


最后,美国年底加息是最后一根稻草。


在我们看来,从当前美国的就业来看,是过去5年的最差表现,根本不支持美联储加息。

但是从市场的预期来看,目前期货市场预期美联储12月加息高达70%,意味着年底美联储加息是大概率事件,这背后主要有如下几点原因。

首先最重要的是美联储的信誉问题,因为从年初开始美联储就频繁对加息表态,从年初讲加息2-4次到目前的表态加息至少1次以上,如果一年下来一次都不加,就会信誉扫地,因而年底是最后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其次是短期经济数据配合。3季度美国经济增速强劲反弹,刚好给年底加息提供了充分的理由。

问题是如果3季度经济反弹只是短期原因贡献的,如果美联储为了证明自己的信用在年底强行加息,那么利率上行会导致投资消费继续恶化,再叠加美元走强导致出口回落,商品价格见顶导致存货贡献下降,很可能美国经济在17年会重新陷入衰退。

中国经济见底了吗?


3季度中国GDP增速稳定在6.7%,10月份制造业PMI回升至51.2,似乎中国经济L型已经见底了,复苏也是大有希望。

确实从微观数据来看,表现的比宏观数据还要好的多。比如说9月份的汽车和地产销量增速都是30%左右,发电量增速8%左右,粗钢产量增速4%左右,所有这些指标在15年都还是在0左右,而以往只在06/07年和09/10年见过这么强劲的地产和汽车销售增速数据。

但问题是这么强劲的数据靠何而来?


汽车背后的故事是政策刺激。去年政府宣布从10月份起小排量汽车购置税减半征收,所以去年10月的汽车销量增速从0激增到了两位数,而到了今年的8、9月份由于低基数效应汽车销量增速已经接近30%。问题是到了今年10月,刺激的基数效应开始体现出来,和去年10月比等于没有刺激了,所以10月份开始的汽车销量增速大概率会大幅下降,而按照去年的计划减税政策会在16年底到期,因而如果政策退出的话没准明年的汽车销量增速会重新转负。


而地产销量井喷的背后是信贷刺激。今年银行的新增信贷里面,几乎一半都是房贷。而我们统计今年的新增住房商业贷款加上公积金贷款的总和将超过7万亿,占地产销售的比重超过50%,这一比例已经与美国07年的巅峰水平相当,而7万亿的房贷占GDP比重已经接近10%,而我们1年的GDP增量也不过是6.7%。而政府也意识到房价暴涨、居民房贷大幅加杠杆的危害,在10月份密集出台了地产调控政策,严格限制投机和投资性购房贷款,而政治局会议也把抑制资产泡沫、防范金融风险作为未来工作重点,这意味着房贷井喷不可持续,而信贷的萎缩也意味着地产销量存在大幅回落的风险,事实上10月下旬的主要城市地产销量已经出现20%的负增长。


没有地产汽车,靠什么持续复苏?我们曾经系统研究过中国经济,发现在中国的消费中最重要的是汽车消费,因为中国居民消费中的一半是耐用品消费,而耐用品当中的2/3都是汽车,这也就意味着汽车消费决定了总消费的走势。而在中国的投资中最重要的是地产投资,因为只有地产投资和工业走势是高度正相关。因此,本轮经济复苏依然是依靠地产加汽车拉动的传统刺激模式,但是目前政府已经把防风险放到第一位,刺激政策正在陆续退出,货币政策稳中趋紧,作为龙头的地产和汽车销量增速都存在大幅下行的风险,那么未来中国经济靠什么继续复苏呢?


所以,在全球经济数据短期改善的同时,我们还是要发表一些不同的意见,提示一下风险,毕竟在低回报的时代,只有防风险才能挣大钱。

而最近几周我们一直建议大家配置安全资产,包括现金和黄金,目前来看表现应该都不错!


我要评论
顶 2 踩 2
评论列表
作者:姜超

© 沪ICP备16020457号-1

牛熊交易室微信
扫一扫关注
牛熊君微信(客服)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