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主力追踪

新财富华山论剑正当时,爱也好,恨也罢,干了卖方这碗鸡汤!

2016年09月13日 18:08 | 浏览 | 作者:牛熊君 |

   又到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季,评选之前卖方拉票已是公开的秘密,拉票的方式有很多种,有团队拜票的,有文艺抒情范的,还有贴心管家型的。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又到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季,评选之前卖方拉票已是公开的秘密,拉票的方式有很多种,有团队拜票的,有文艺抒情范的,还有贴心管家型的。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譬如近日招商证券的中小盘团队专门制作了份《上海地区升学指南》,洋洋洒洒70多页,虽然升学时机已错过,但用心也可谓诚。


 

图1:招商证券中小盘的拉票研报

 

也有自我解剖型的,譬如广发证券策略陈杰团队在近期一份研究中写到,“要问这七年里我个人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那就是:每当你觉得做起来很舒服的时候,往往接下来就该倒霉了!”


直面“被清零”,走出“舒适区”还是需要勇气的,陈杰说到,“2016年上半年我们做得“舒服”是在于用风险偏好理论和存量资金博弈能够很好的解释市场。2016年1月的第三次“股灾”确实应验了我们的观点,在2、3月份看“熊市反弹”,又从4月中旬以后再次转向谨慎,基本上把上半年唯一的一次小波段也抓住了,所以上半年最舒服。


但也正如陈杰所说的魔咒——2016年下半年我们已经又开始感觉到“不舒服”了。“最近两个月市场上几乎所有板块都轮涨了一遍,但板块轮动的内在逻辑却很难去把握,所以近期我们又开始有点不舒服了。”

 

图2:广发证券陈杰团队的自我解剖


期货交易员经常觉得被市场虐,无奈的喊出句“市场虐我千百遍,我待它依然如初恋”。其实做研究也很容易被市场左右打耳光,尤其是在咱们这个政策多变的市场中,战略新兴板宣扬的热火朝天,冷不丁又被十三五规划删除了,多少中概股打算回大A股圈把钱,一下子被搁在岸上了。

 


还有一把辛酸泪型的,分析师徐彪这一点很擅长,之所以没有指出的单位,因为彪总自从招商银行跳到光大证券进入卖方后,经常跳槽变动着,离开光大去了华泰,没多久又去了安信,一不留神又去了天风,之前牛熊君还以为业内有人同名呢。


2014年徐彪一把辛酸泪吐槽三年的苦逼经历,“据前辈口口相传,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群苦逼的策略分析师,日出而作,月落不息,苦练 《葵花宝典》和《屠龙刀法》,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新财富’杯华山论剑中一举发威、技惊四座。”这段简直成了当时市场上的经典。

 

(配图:蓝精灵 ,附文字:一群苦逼的策略分析师,日出而作,月落不息)


2015年徐彪又发了一通感慨,感慨证券研究行业是动不动就扫地出门,或者创造奇迹的行业


“这是一个拼不动就会被扫地出门的行业。犹记得入行第一年,某四十多岁正厅级领导从国企跳槽做对口行业首席分析师。却发现,和小年轻一样天天加班到两点身体吃不消,又抹不下脸和老油条那样拿起电话主动联络买方汇报观点,几经周折却始终出不了成绩,最终黯然离开。”


“这也是一个创造奇迹的行业,证券业可以批量生产状元,而且让状元们在短短2-3年内名声鹊起的同时,轻松获取百万年薪甚至更高。呆过的研究所里,30岁不到就经常上央视年薪大几百万的朋友一抓一把。 每一年,当毕业季来临的时候,无数高智商、高学历、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满怀梦想挤破脑袋进入这个行业。接下来的每一天,也都有人心灰意冷地发现自己无法承受压力而黯然离去。”


2016年徐彪的吐槽还没出来,今年会吐啥呢?


确如徐彪所言,卖方研究行业是个最好的也是最坏的,一个写不出煽情乃至哗众取宠式文章的研究员不是一个好的运动员,想上新财富,首先得研究功底扎实,其次得能有枝生花妙笔,还得有勤奋,甚至这可能是最重要的,勤奋的含义有多种,多写,多跑,多曝光,多拉票


根据牛熊君这么多年的见闻,卖方行业的变动不是一般的频繁,冷不丁就看谁谁跳槽了,还有不少研究员是累了,转向买方也是常规的路径。

 

图3:华泰证券原社会服务业首席分析师薛蓓蓓

 

新财富让人爱也让人恨,7月份,华泰证券原社会服务业首席分析师薛蓓蓓写了一篇长文告别资本圈,感慨这行离人性太近。“这种厌恶在去年参评新财富时达到了顶峰,我深知不论来年是否还在这行,那都是告别赛,恨不得打出了手里所有的牌,疯狂路演、录节目、接受采访、组织调研、电话会议、出报告,除了排名,看不到任何思考和成长。”


无论是煽情还是吐槽,卖方分析师和很多行业一样也是一碗青春饭。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爱也好,恨也罢,也只能是干了这碗鸡汤!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顶 1 踩 1
评论列表
作者:牛熊君

© 沪ICP备16020457号-1

牛熊交易室微信
扫一扫关注
牛熊君微信(客服)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