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大咖专栏

金学伟:出清之后,股市才能真正成为新政的资产

2016年06月15日 11:32 | 浏览 | 作者:金学伟 |

   


中国股市从一开始就迷失了它的原点,这是十多年前我在《十年股市一场梦》中提出一个结论性观点。股市为交易而存在,股市的本质功能就是交易,就像菜场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方便菜农卖菜、居民买菜一样,不是为国民经济服务。因此政府的唯一职责就是监管和服务。股市为国民经济服务,是套住中国股市头上20多年的紧箍咒,中国股市的一切问题,就源自于这个马克思主义观点,把股市当政策工具。因此,中国股市的第一个关键词就是工具。

中国股市的第二个错误的关键词是发展。发展就是硬道理,是过去30年中国叫得山响的口号。这口号反映了一种邓氏焦灼,也是文革结束后中共领袖集团中部分头脑清醒者的焦灼。因为打开国门后,看到原先“水深火热中”的西方资本主义国民竟然生活在幸福中,与之相比,我们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民众是大海,真相就是台风。当台风猛烈刮来时,平静的大海就将掀起滔天巨浪,掀翻他们所驾驭、所赖以生存的船。于是,不管任何情况,邓总是把发展定位在一切之上——除了党的领导。

但万事都有极限,都有边际。“张而不弛,文不为也;驰而不张,武不为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过度地强调发展,将一切休息、停顿都视为邪恶,必欲除之而后快,让中国经济的弦越绷越紧,终于到了快断的程度。去年以来的种种一切,实际上就是一个总爆发,其中大部分的问题和迹象,早在前几年就出现了,只是被不作为、被侥幸拖延、掩盖了,以为一切发展中的问题,都可以靠发展来解决,就像一切债务都可以靠进一步举债来解决一样。国家事务,其实没那么神圣,看看你邻居是怎么做的就可明白其中道理。用发展来解决发展中的问题,和企业家靠借新债来还旧债一个样。能否成功,全看旧债的规模和新债的效益。

早先的发展中问题靠发展来解决,是因为中国经济的体量还小,有一个世界大市场在等待我们,从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这个市场的门一扇扇关闭了。

再进一步,早先提发展就是硬道理还有一点正义之处,到后来,随着官僚集团的全面腐败,发展就是硬道理已更多地参杂了一些私利,毕竟,挖掘机一响,就是黄金万两。所以,我说新领导集团接手的是一个已被玩坏的摊子,虽然新政也有新政问题,比如,情况不明决心大,办法不多点子多。

相比经济上将发展作为最高战略还有一些合理成分,那么股市管理的最高战略也定位于发展却是完全错误的。这一点我在过去也诟病很多,因为管理层提发展,就会有意地放纵、纵容甚至是有意识地做许多妨碍股市健康稳定的事。目前正在发生的股灾,实际上就是多年来不断提发展、催着机构搞创新的结果。

第三个关键词我说过,就是出清。2014年,在情况不明情况下,贸然启动了一轮人造牛市,结果被权贵资本利用来作为洗劫民财的合法运动,做砸了。后来救市,砸进去一两万亿,本想右手从口袋里掏出钱转给左手的,又被第三只手捞了横档。两次失败才真正从感性上知道这个市场负资产很多,包括大力搞发展留下的物的负资产和被深耕多年之后的人的负资产。于是,出清就成为一种无奈、也是唯一的选择。出清,既是清理股市“物的负资产”,也是清理“人的负资产”。毕竟,这个市场已被一些利益集团深耕多年,水深王八多。任何的一种救市,都是拿新政未来,去搽前人屁股,拿纳税人钱,填一些人的贪欲。

出清,也是根本意义上的推倒重来。推倒之后,股市才能真正成为新政的资产;重来的功绩,也才能记在新政账上。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顶 4 踩 1
评论列表
作者:金学伟

© 沪ICP备16020457号-1

牛熊交易室微信
扫一扫关注
牛熊君微信(客服)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