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大咖专栏

是什么决定了A股的暴涨暴跌?

2016年05月29日 11:40 | 浏览 | 作者: |

   

是什么决定了A股的暴涨暴跌?除了政府干预市场引发的暴涨暴跌外,5月28日和6月4日的暴涨暴跌,背后的故事却是另外的主角。今天的日记分析A股最近的暴涨暴跌。本文引用了大量参考文献,因为篇幅和文体,我不一一列出。


 

昨天(6月4日)上证指数上演V型大反转


 

5月28日,上证指数大跌6.5%


如何认识A股当前的行情性质?


从A股的价格变动速度、投资者参与程度、与股票相关的网络搜索量、朋友圈股票段子数量等指标看,A股明显已经进入了一个群众运动模式。这个时候再去谈论理性投资已经没有意义。


现在典型的行情特征是一致性(牛市逻辑深入人心,但并未取得决定性胜利)、易变性(投资者的情绪和态度会瞬间改变)和不可预测性(一则低劣的谣言就可以改变投资者情绪甚至让其做出买卖决策)。


股价运动一旦开始具备群众运动特征,就非常容易出现暴涨暴跌。因为群众行为的一致性(金融学称之为羊群行为)会极大的推高股价,或者同时卖出股票,导致暴跌。而一致行为的背后,是投资者对价格变动原因的不理解,或者说,投资者对是否持有股票的“判断”仅仅取决于股价的变动。


当股价上涨时,贪婪会让大家争先恐后购入股票,而股价下跌,或者谣言引发的不安情绪蔓延时,恐惧会让大家急着卖出股票。这就是暴涨暴跌的群体心理学基础,此时,至于个体是否理性,已经没有探讨的必要了。


当然,从更加技术的角度看,我们可以把暴涨暴跌归因于流动性缺失,因为行动的一致性导致了对手盘的消失。这就是汉能股票在5月20日24分钟暴跌48%的微观机制。流动性导致的市场异动,是目前全球常见的交易现象,比如今年3月18日的美元指数期货、4月29日的德国国债暴跌等。流动性缺失的背后是群体行为的一致性。


群众自身是股价暴跌的原因,也是受害者


那么,最近的大跌是如何引发的呢?与119不同,5月28日和6月4日的大跌并无监管层的不当干预,基本面也并无确认的信息。我们认为,恰恰是群众自身成为股价暴跌的原因,同时也是暴涨暴跌的受害者。


暴跌的根源来自于群众内心的恐惧。尤其对于很多老股民来说,经历过漫长的熊市,对亏损记忆犹新。A股在短时间的飙涨,让他们发自内心的不安。这种不安,一方面来自于没有认清导致A股上涨的基本情形,另一方面,是恐惧心让大脑自发联想功能启动,搜索海马体中的记忆残片,这个记忆残片,在528大跌中就是530。


对于老股民而言,530是一个惨痛的记忆。其实,530仅仅是一个符号,到底有多少人还能回忆起当时的细节,我深表怀疑。真实的状态是:市场对于股价上涨速度过快感到担心,这种担心情绪会相互传递,这时有人或者很多人同时回忆起了8年前的5月30日,恐惧情绪找到了“具象”,而群体行为的特点是,逻辑和理性的力量几乎为零,他们只会被一个具体的符号或者一句口号所左右(比如,侠之大者,为国接盘)。


6月4日的大跌更是如此。市场情绪并未从528大跌中恢复过来,仍然处于胆战心惊的状态。6月4日凌晨,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一个在普通股民中颇有影响的朋友跳出来问是否确认有利空。原本是美梦时间,老股民无法安睡,这是怎样的担心?


过去两天谣言满天飞,包括征收资本利得税、印花税提高、某券商通知客户清仓等。实际上,我们只需要一点理性去分析,就可以知道这些谣言是多么的荒谬和低劣(比如,券商有动力让自己的客户不再交易吗?)。


然而,正如我前面论述的,群众最喜欢的就是打动他们的“具象”或者“口号”,他们听到这些谣言,正好与他们的内心不安相吻合,从而让他们的紧张感得到释放。借助互联网,谣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播,很快就击碎了投机者脆弱的心。卖出,成为他们今天共同的选择。


从事交易的时间越久,越容易对世界和人性产生怀疑,这可能是很多交易员患上抑郁者的原因。然而,真正的交易员都是天生乐观派,否则无法从事高度挫折感的职业。


监管层应该继续依法治市


接下来我从一个交易员的角度,谈谈监管层和投资者该如何应对目前复杂的市场形势。


群众运动本身只是一种社会现象,并无绝对的坏或者绝对的好。监管层应该坚定市场化和法治化的思路。从这点看,中国证监会会越做越好。加大股票供给,加大IPO制度改革,让资本市场真正成为企业融资的重要来源,坚决打击不法行为是监管层维护市场信心的根源。


可能有人担心股市过火会带来实业经济的荒废。我个人认为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中国资本市场今年的股票融资额很可能会超过1万亿,如果算上企业债和场外的股权市场,直接融资额很可能会达到历史记录,这对一个以间接融资为主的经济体而言,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变化。这就是火热的股市对实体经济的最大利好。试想,那么多新三板的企业,他们可能在银行拿到贷款吗?


股市波动率越高,投资收益率越低


群众运动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中国牛市有非常坚定的经济基本面基础。前段时间有个非常错误的口号叫“国家牛市”,仿佛告诉股民是国家希望大家去炒股,这是非常危险的幻觉。这也是某种意义的利用群众运动。从历史经验看,凡是试图利用群众运动的举动都是非常危险的,比如慈禧太后想利用义和团来跟外国势力对抗,最后的结局是被迫流亡西安一年半,如果不是李鸿章的斡旋,慈禧险些人头落地。


19世纪的法国学者勒庞对人类群体行为特征做出了最广为人知的描述。勒庞认为当许多的个人一旦构成一个群体时,就会产生独特的集体心理,这种集体心理通过彼此情绪上的相互感染,会使得个人不由自主的丧失理性思考的能力,头脑变得简单化,盲从并且相互模仿彼此的行为。勒庞笔下的群体是基于情绪的、非理性的甚至是疯狂的群体,他们行为的方向和力度不可预测。 


对于任何群众运动,都只能用疏导的方法,通过解决根本的经济基本情形来解决,而不是去利用或者对抗群众运动。


降低市场波动率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投资者自身的修养


投资者通过大跌,会逐渐明白一个道理:股市波动率越高,投资收益率越低。很多人在抱怨被洗盘出去,这就是波动率过高的一个负面影响。所以,降低波动率,符合每个股市参与者自身的利益。


不传播不经证实的各种消息


写到这里我知道自己该停笔了,因为人性是很难改变的,除非是自身的反省与学习。不过,我还是谈谈自己的看法,与有心人探讨。


神经科学通过大量实验证明,大脑的决策机制分为理性决策和非理性决策。非理性决策部分是人类原始大脑部分,这个部分负责追求满足感和求生本能。非常遗憾的是,人类目前的许多行为都是基于原始大脑。尤其是在充满不确定性的金融市场。伟大的投机者利弗莫尔说过,投机客最容易犯的错误是,贪婪、恐惧、懒惰(Mental-lazy,是希望尽量减少大脑的消耗而做出复杂决策,比如买什么股票)和希望(是盼望市场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运行)


加强独立性。坚持独立思考,让自己尽量远离群众运动的洪流。增加系统的异质性,就会降低系统的波动性。


坚持断舍离的生活方式。尽量减少不真实的信息输入,不传播未经证实的各种消息,增强对人性和历史的理解。


逐步学会去把事情做正确而不是关心结果。对于投机行业,过程远比结果重要。


历史经验无数次证明,一个社会的福祉有相当的运气成分。无数国家在跨越人均GDP1.5万美元时会面临很多挑战,中国也不例外。中国经济有难得的体量和结构多元化,当然,问题也非常多。


现在的A股牛市,可能是社会发展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分,在中国金融体系转型中有重要作用。每一个参与其中的投资者,即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这个不幸的来源,更多是来自自身。通过提高投资者自身的修养,增进自身的财富和人生体验,同时也是为了一个更好的社会贡献力量。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顶 1 踩 1
评论列表
作者:

© 沪ICP备16020457号-1

牛熊交易室微信
扫一扫关注
牛熊君微信(客服)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