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爱你的那十年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贺知书的意识时断时续,最痛苦的时候他恍惚以为自己快死了。他疼的连哭都哭不出来,额头上覆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这个过程中其实蒋文旭也不舒服,干涩狭窄的地方箍的他生疼,但憋的就是一股气,非要折腾欺负的贺知书更不舒坦。
  
  “知不知道错?”
  
  最后结束的时候贺知书听见这样一句,他慢慢侧过身越蜷越紧,削尖的下颏抵在膝盖上。他不说话,感觉身上仅存的热度都随着蒋文旭的进出拉扯着生生带出了体外,丝毫不剩。
  
  可是,我到底又错在哪里了呢?贺知书的眼神黯淡的就像笼了一层翳,什么都映不进去。
  
  “说话,”蒋文旭皱眉弯下腰去拨正贺知书的脸,他明明已经在给贺知书台阶下,却不想被人全然的无视了:“没爽够,躺那儿等我呢?”
  
  贺知书的脸随着蒋文旭的力道转过来,他连把眼光对焦都很费力。贺知书的瞳仁大且黑,里面却没有了以往的水一样的纯净深情。黑沉沉的一片映着蒋文旭的影子,铺天盖地的绝望哀伤。
  
  蒋文旭的心口突然的紧缩疼痛,他愣愣的举起手掌想碰一碰贺知书的眼睫,想确认自己看到的心碎只是错觉。
  
  可他只是一抬手贺知书就瑟缩了一下,那个人蜷的更紧,微侧的小半张脸浮着嫣红的指痕。突然的动作让贺知书低低细细的咳嗽起来,苍白的脸色显示着极度的痛苦,随后狠狠一呛,竟咳出了暗红色的血。
  
  蒋文旭的脸色刷就变了,瞳孔骤然紧缩。他俯下身去抱贺知书,手指都在颤抖:“怎么了?怎么了?给我看看…快点给我看看…”
  
  贺知书抖的越来越厉害,他一张嘴就有血顺着唇滑下来,攥着蒋文旭的手指用力到泛白:“冷。”
  
  蒋文旭手忙脚乱的扯下床单给贺知书裹上。他把贺知书翻过来抱进怀里,却从贺知书身下碰到了更多冰冷黏腻的液体,蒋文旭彻底慌了,只是肠道一点粗暴撕裂的伤口,贺知书竟仍未止血。
  
  “没事…没事,咱们马上去医院。没事的。”蒋文旭不知道是在安慰别人还是自己,但这样慌乱无措的语气太难得出现在蒋文旭口中。他应该永远是运筹帷幄的,淡定优雅睥睨生死的。
  
  “我不去医院。”贺知书的语气平缓,只是有那么一些模糊不清,他的神志还是清楚的,于是又重复了一遍:“我不去医院。”
  
  蒋文旭退了步,他飞快的翻通讯录然后拨通电话:“景文?拿上医药箱快来我家!”
  
  挂了电话蒋文旭把贺知书更紧的往怀里搂了搂:“没事的,景文马上过来。累不累?累了在哥怀里睡一会儿。”
  
  “蒋文旭。”贺知书的声音很哑,不是那么清晰,其中有几分平和的意味,没有埋怨,但同样不含爱意。
  
  贺知书不等蒋文旭回应。他自己轻轻的笑起来:“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念一遍高中。那时候的蒋文旭真好啊,谁都喜欢,可他只喜欢我。他脾气不好,对什么都不耐烦,可唯独肯耐着性子陪我。有人要是不阴不阳和我说句话他都能抡凳子教人家怎么好好说话,在台上表演什么节目领个什么奖眼神也要先找到台下的我。”
  
  贺知书笑着笑着眼泪就滑了一脸,可他自己偏偏毫无意识,仍然挂着那种怀念的笑意:“十七岁那年蒋文旭说喜欢我,我就和他在一起了,我相信他肯定疼我。十九岁那年家和前途都不要了,我陪他走,觉得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不怕吃苦。二十三岁那年我父母来北京找我出了车祸,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他,那时候我就想,只要他还肯给我一个家,无论如何我都不留开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