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爱你的那十年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贺知书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见讲台上纷纷扬扬细碎的粉笔烟尘,有男孩子单肩背着书包耐心的等他回家,梦见爷爷去世那天院子里格外寂寥的一大片老人伺弄的花,医院是一望无际的苍白绝望,他自己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泣不成声。
  
  单肩背书包的男孩子长大了,变成了贺知书等他回家。花圃里的花枯萎下去,贺知书发誓不再养花。
  
  贺知书醒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他头昏脑胀的推开卧室门,客厅没人开灯,一片烟雾缭绕。蒋文旭站在落地窗边吸烟,火星点点,烟头已经在烟灰缸里积了一层。
  
  “不是告诉你了要戒烟。”贺知书开口,嗓子有点哑。
  
  蒋文旭的动作一怔,下意识摁熄了烟:“抱歉。”
  
  贺知书去开了灯:“你心烦的时候总控制不住吸烟。”
  
  “你烦心什么?”贺知书坐在地台上,额头抵着落地窗出神远眺。
  
  蒋文旭笑着弯腰摸摸他的发顶:“别瞎操心,工作上的事。”
  
  贺知书没在说什么,只感觉一阵头晕,身下雪白的长毛毯子一滴两滴的被染上血迹,贺知书竟一时没回神。他怔怔的伸出两指去触那洼血迹,却因为低头鼻血流的更快。
  
  直到蒋文旭看到,重重嘶了口气,顾不得别的什么,伸了胳膊就去挡那止不住的鼻血。
  
  “想什么呢?仰头,快点!仰起头!”蒋文旭急了,忙蹲下来让贺知书仰躺在他腿上,手上衣服上黏黏腻腻一片血腥。
  
  折腾了很久才止了血。蒋文旭打横抱贺知书去浴室洗干净,细心调合适水温。
  
  “怎么突然流鼻血?”
  
  贺知书皱皱眉,失血过多唇色都是白的:“屋子太干。”
  
  “北方的冬天干冷。明天我找人帮你买个加湿器。”蒋文旭给贺知书洗干净了脸,贺知书的衣服也沾了些血迹,他想给贺知书褪了衣服一起冲个澡,却不想被人推开了。
  
  贺知书反应很大,他才推开蒋文旭就紧紧攥了自己衣领,力气大的指甲都泛了青。
  
  蒋文旭愣住了:“怎么了?”他有点尴尬,有点不知名意味的委屈,有一点莫名其妙:“你衣服都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