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世剑仙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道之秘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道之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何为道。
  道即初,即本我,即天地万物。
  命道,术道,都是天道之一,是道的衍生。
  修士修行,要做的便是合乎道,掌控道,直至超越天道,踏入神道,以此来创造属于自己,或适用于万物的道。
  可归根结底一句话解释,那便是规则,掌控属于自己的规则!
  那么问题来了。
  人属于道,但道并不是人。
  眼前这雕塑,若是给他安上一个人头,那他绝对是一具人形雕塑。
  当然,你若非要安上一个狗头那也无可厚非。
  可问题是,规则无形,是一种规律。
  他通过人对自然与万物的探索总结得出。
  这怎么能塑造出一个具体的形体呢?
  难道这是远古时期的另类艺术?
  把道看作是人,变成了一种拥有具体形象的存在,并饱含敬畏之心?
  结合四周大大小小数之不尽的祭坛。
  李忆安觉得只有这个结论较为符合眼下的情况。
  元九十九叹了口气,也许是想到了一些过往有些神伤,坐在了地上。
  “天道何其多,属于大多数生灵的不过其中的命道与术道。”
  “当然了,这里指的是能被我们所掌控的道。”
  “有些规则,根本无法掌控,即便是神也做不到。”
  “而想要超脱天道,踏入神道的范畴又是何其凶险。”
  “真神境,不过只是起点罢了。”
  “说是真神,也不过是蝼蚁。”
  “而他不同,因为虚无是大道之一。”
  “从本质上,他就与我们不同。”
  “若要称神,他才是真正的神!”
  李忆安忽然想到了一些信息,脱口而出道,“虚能量?”
  元九十九点了点头。
  “没错,虚便是他所创造,是属于他的道,也是惩罚这个世界内所有生灵的规则。”
  “惩罚?”,李忆安不解道,“前辈,难道远古时期的生灵做了什么令他触怒么?”
  元九十九目视着远处的拱门,看着那两侧的卫兵雕塑说了两个字,‘弑神’。
  刹那间,整座神殿犹如被‘弑神’二字触怒一般。
  拱门两侧的卫兵雕塑突然从石壁上脱落,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剑指李忆安等人所在的祭坛。
  ‘轰轰轰...’
  卫兵迈着沉重的步伐快速靠近。
  此时老者身旁的黑蛟动了。
  两条铁索带着九口棺椁直接朝着两个卫兵横扫。
  一瞬间,卫兵齐腰而断,化作两截轰然倒地,激起一地尘土。
  李忆安和小天看得心惊肉跳。
  好在有惊无险。
  谁又能想到一句话就能令这两个雕塑活了过来呢?
  “这就是虚无所残留的道!”
  “只要有关于亵渎他的存在,一律抹杀。”
  “正因为如此,这处空间才会从主世界被截断,变成了秘境。”
  “不过我掌控了这里,虚粼所留下的道则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他起身踱步,一挥袖,四周激起的尘土转眼陷入沉寂。
  “天道无常亦无形。”
  “修士修的是道,那你可知这世界上第一个踏入修行的是谁?”
  李忆安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脱离,下意识说出了‘虚无’二字。
  元九十九笑了笑,说了声,“没错!”
  “万千道则维系着一切。”
  “星辰的碰撞,毁灭,重生。”
  “直至一个新的世界诞生,并开始衍化出现万物。”
  “万物衍化,滋生万灵,成就蛮荒。”
  “至此反哺天道,补天道之不足。”
  “然虽有万灵,但万灵竟逐求存,杀戮,野蛮,四处可见。”
  “天道遂道则降世,化神!”
  “而这神便是虚无!”
  “虽唤作虚无,却将万灵带出了‘虚无’,开化万物,被称之为虚神,自称虚粼,又被唤作虚零。”
  “万灵共主。”
  “至此,人族出现了修士。”
  “兽族出现了妖类。”
  “连草木都可在百年成精,甚至更短。”
  “那个时代,是属于修真者的时代。”
  “万物欣欣向荣,共生共存。”
  “这处神殿,便是那个时代的万灵为感谢虚粼所造。”
  “而这雕塑则是根据当时虚粼行走世间的一具肉身所塑。”
  “直至...天道崩塌!”
  崩塌?
  “前辈,天道为何会崩塌?”
  元九十九皱眉思索了片刻后说道,“因为虚粼之后,又有数条道则化神降世。”
  “然而虚粼为成就唯一真神将他们屠杀殆尽。”
  “损天道,至天道崩塌。”
  “更严重的是,虚粼不是万灵,虽占据了当时一具人身但他终归是天道的一部分。”
  “说白了,根据规则,他的存在便是辅助其他道则运转,而他自身也需要靠其他道则为生。”
  “与人一样,需要‘吃喝’,只是他的食物是道则罢了。”
  “当然,他也可以放弃人身,再次化作天道补足自己的缺失。”
  “但与万灵共处的这段时间,虚粼早已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不仅屠戮其他道则,还开始圈养修士,让他们成就真神。”
  “待到修士掌控天道,甚至踏入神道之时,如牛羊一般宰杀,吞噬道则,壮大己身。”
  “为了方便行事,他创立了一个宗门,悉心栽培。”
  “这个宗门,便是元宗!”
  李忆安陷入了震惊。
  元九十九突然叹了口气,神色哀伤道,“我知道你觉得元宗的序列传承制有些可笑。”
  “可你知道么?这背后,是无数元宗先贤的血泪。”
  “序号,其实是虚粼收割道则的时间和顺序。”
  “如同记录牛羊的成熟期罢了,方便宰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