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道系女配拒走剧情 > 第110章

第11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真是意外之喜啊!”
  
  曦镇,这个有着一个充满阳光气息名字、曾是苏云姬玄渡定情之地、有着花溪樱林穿梭在淳朴镇民间喜庆秋契给她留下无限美好印象的古朴小镇,如今已黑沉沉一片。
  
  镇民早被杀光了,干涸的血迹尚且还残留在斑驳的墙角檐缝,镇子如今被改建成囚禁俘获灵修的囹圄。剥皮、抽筋、严刑拷打,抽魂炼魄,惨嚎声声,肆意大笑,血腥味和魔气充斥其中,这座曾经繁花似锦的小镇早已变得阴暗沉沉。
  
  小镇的中心,囚禁着最近的一批灵犯。
  
  人数不多,修为也不算很高,却得了规格最隆重的待遇,还招了魔主的亲自驾临。
  
  苏青阳,殷漳,梁琮,三人为首,被双手拉开以禁灵环和封魔环牢牢锁在刑架上,一条浸了蚀骨黑水的长鞭“嗖”一声,狠狠抽在三人的皮肉上。
  
  鲜血淋漓,皮开肉绽,痛极肌肉在抽搐,只青年眉峰却动也不动,一双锋锐的眼眸冷冷盯着面前一字排开的五张太师椅。
  
  秦越嗤笑一声,阶下之囚,还敢硬气?
  
  若不是看在这几人有些用途,他直接将他们吸成人干,看只剩下一张瘪瘪的皮,还能再瞪人不?
  
  “打!”
  
  秦越勾唇扫了三人一眼,轻描淡写下令,“不死即可。”
  
  “嗖嗖”鞭声,绞魂索收缩,终于响起压抑到极致的闷哼,秦越愉悦微笑,回到凤千音身边,温柔亲了亲她,温声道:“这几个人,倒是有些用途。”
  
  凤千音瞥一眼苏青阳,此一时彼一时,她眉目冷冷,随即移开,不再多看半眼。
  
  瞿万城道:“若是交换那苏云,只怕分量不够。”
  
  这不用说的,哪怕这里的人甚至是云长虚或姬玄渡本人,换那苏云也换不来的。
  
  所以怎么用?得好好斟酌。
  
  最常见的,是割地。
  
  那怎么样割,才能悄悄达到他们的目的呢?
  
  五人几番商议,还是觉得把目标放在鸾首山更好一些。他们通过赫连风,到底了解了一些有关半仙器的情况,在场不管是秦越还是敖辛三人,都是有眼界的当世顶阶大能,见多识广,了解了一些情况后,心里就有些想法。
  
  或许还不行,但没关系,只要把鸾首山拿到手里,魔域有的是阵法和炼器大师,只要肯下大力花时间去研究,最终研究出来的几率也是不小的。
  
  那怎么样割地,才能给他们夺取鸾首山制造便利呢?
  
  把沙盘图扔出来,五人研究了很久,最后将目标圈定一个叫离阴原的地方。
  
  离阴原不大,表面看起来,秦越是想将东西二洲连成一整条战线,但对联盟影响也不是十分大,只要站稳巨屏、上云二城,对战局影响不大。
  
  但实际上,从离阴原往东北一绕,只要一突破望水秉安一线,就全部都是平原,可直达鸾首山。
  
  魔域利益和他本人的飞升利益,秦越毫不犹豫选择后者,若成功换取离阴原,他将不计代价不计牺牲,将战力尽数压上去,务必抢占鸾首山!
  
  很不起眼,也很隐蔽,五人商讨将近一天,最终将离阴原定了下来。
  
  折返石牢,秦越捏着苏青阳的染血的下颌,勾唇冷冷一笑:“接下来能不能活,就看你在你那妹妹心中有多少分量了!”
  
  秦越深知,这个姓苏的小元婴能牵动玄魔二门的云姬二尊心神和决定。
  
  苏青阳喘息着,“呸”一口,将一口带血的唾沫啐到秦越脸上,一字一句:“邪障,少做梦!!”
  
  “就是!!”
  
  “呸!!”
  
  这些带血的唾沫当然没能沾到秦越,护体灵力直接反弹回去了,秦越勃然大怒,阴恻恻的眼神一瞬如同毒蛇,他直接一拍,苏青阳惨叫一声,胸骨尽碎,人当场蜷缩下去。
  
  “哼,找死!!”
  
  他欲本想直接废了这三人,但想了想,还是不好损伤价值,这才作罢,只冷冷道:“打!!”
  
  秦越冷哼一声,先教训一顿再说吧!
  
  他拂袖而去。
  
  当即将交换计划按下半天,先打一顿。
  
  五人折返魔宫,身后一众随扈紧随其后,直到施刑魔修完成“教训”,使人前往禀报,报讯那人刚好和陆渊撞了一下。
  
  陆渊瘦了很多,昔日俊朗的眉目深邃了不少,依然极俊美,却沉郁寡言了不少。
  
  他抓住那魔修:“是什么事?”
  
  他惊疑不定望着小镇方向。
  
  秦越因着凤千音的缘故,待陆渊如上宾,陆渊虽无权却极得尊重的,那魔修不敢怠慢,忙禀道:“陆公子,是新俘获的一批灵修,听说是九华宗掌门弟子。”
  
  陆渊闻言大惊,九华宗掌门,江元子,座下弟子他个个都认识。
  
  “陆公子,陆公子?”
  
  陆渊勉强收敛心绪,强自一笑,“……行了,无事,我就随口问问,你去吧。”
  
  “是。”
  
  ……
  
  当天,秦越提出交换。
  
  当然,深谙人心阴私的秦越,自然不会选择将苏青阳等人捆在阵前叫嚣这种愚蠢方式。
  
  这样百分百是不会成功的。
  
  他需要私下,用魔阵投影,和姬玄渡等人私下谈妥,不损对方威严和士气,才会有成功几率。
  
  “不过小小弹丸之地,来换心爱之人唯一的胞兄,这买卖不挺划算的?”
  
  至于云长虚和江元子,两边都是爱徒,苏云又是这般关键的一个人,若她苦苦哭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难。
  
  秦越勾唇一笑,示意启动阵法,他随手往几人嘴上一弹,以魔元封住苏青阳等人的嘴巴。
  
  “开始吧!”
  
  ……
  
  苏云捏着那枚黑色的幻魔石,这是魔域投影阵的媒介,她把它放置在厅前中庭。
  
  在场一共六人,她、姬玄渡、云长虚、江元子,还有舅舅殷牧和千里迢迢刚赶到的母亲殷玥。
  
  人不少,院子很大,静悄悄的,气氛沉甸甸又压抑。
  
  已经确定,被金光魔君掳走的真是苏青阳小队。
  
  一队人带着伤痕在打扫战场并巡察,非常不幸运迎面遇上金光魔君,金光魔君认得苏青阳几个气息,千幻面具都没用。
  
  苏云惊哭一场,姬玄渡云长虚立即传讯了魔域那边的眼线,才得知苏青阳是被囚禁了。
  
  都是聪明人。
  
  没有马上杀死,只怕是想做条件交换。
  
  但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云长虚江元子岂是那等为了亲近弟子就弃联盟利益和其余弟子的牺牲于不顾的人?
  
  苏云也没法说出恳求的话来,殷玥抱着她哭红了眼睛,母女俩心里沉甸甸的,一瞬不瞬盯着那块黑色的幻影石。
  
  幻影石动了动,黑色微光一闪,这是一个石牢。
  
  在看清伤痕累累的囚缚在刑架上的人一眼,殷玥如坠冰窖,“青阳!!”
  
  苏云一下子攒紧拳:“哥哥!”
  
  她恨极了,咬牙瞪着画面一侧的秦越和凤千音四人。
  
  秦越微笑:“故人再见,别来无恙?”
  
  姬玄渡冷冷道:“少废话!”
  
  “无极魔尊何必生怒?我们不妨好好谈一谈?”
  
  秦越落座在太师椅上,微微回头,用灵力把苏青阳殷漳梁琮三人的下巴都抬了起来,三人血迹斑斑,却都还清醒着,与亲人对视,千言万语。
  
  “不过都是些表面伤痕。”
  
  秦越笑了笑,能痊愈的,对于修士而言,那就都是表伤,他并没有损伤这些人的经脉识海丹田,“不过今日过后,就不一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