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道系女配拒走剧情 > 第99章

第9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沧秘境之行,有坏消息,也有好消息。
  
  坏消息自然是凤千音确实有个了不得的来历,她气运强大并非无缘无故,并且无法消弭。
  
  不过吧,说实话这也并没有很出人意料。
  
  反而是好消息,先前疑惑得到解答了,这天道亲闺女果然有水分,天道规则还是公允无情的。
  
  得到了确切答案之后,苏云三人心情还算可以的,苏云是乐观自信一派,和这所谓的“原书女主”和“剧情”纠缠了这么久,她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不就是世界意识嘛,这疯马还有个笼头那挺不错的了。
  
  她还是那句话,她能干翻凤千音第一次,就能干翻她第二次!
  
  姑奶奶就是这么有自信的人!
  
  至于云长虚和姬玄渡,两人来之前,便隐有猜测,结果和猜测大同小异,谈不上震惊,只能说是落到实地。
  
  了解清楚事情起因及全部真相,对自身和对方定位更加明晰,这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告别了老玄龟,三人便离开了轮回转生台,按原路折返,通过天然传送阵法重新回到北沧秘境外围。
  
  暂时还出不去。
  
  进来要满月,而出去得朔月才行。
  
  即初一,月隐之时。
  
  进去花了五天,和老玄龟一聊小半天,折返没这么赶花了七八天,等苏云他们折返外围的时候刚好还差一天才朔月,便等一等。
  
  苏云也懒得去寻什么机缘了,反正她也不缺什么,三人在草坪上坐下,她伸伸懒腰躺了下来:“真想不到啊,这凤千音居然还是这个来路。”
  
  她吐槽,世界意识大概不在意男女,但搞这么一个大波风流装逼女,总觉得十分拉低逼格。
  
  姬玄渡被她逗笑了,什么事儿到了她嘴里,都总会诙谐得不行。
  
  他也跟着苏云躺了下来,侧身半环着她,修长指尖绕着她散在草坪衣襟上的散发把玩。
  
  苏云取了个灵果出来“咔嚓”一口,咽下啧一声:“如果真成了,那确实挺爽的!”
  
  那本自动生成的“原书”,该是她最理想的状态了吧,潇潇洒洒酣畅淋漓在沧澜界走一回,一路机缘美男络绎不绝,宝贝后宫两不误,然后快乐飞升,爽歪歪啊。
  
  这世界意识还挺会安排的嘛。
  
  姬玄渡嗤笑一声:“她想得美!”
  
  见苏云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瞅着他,姬玄渡亲昵捏了捏这丫头的小肥腮,笑道:“难道,你以为她飞升之后还能落着什么好不成?”
  
  苏云眨眨眼睛,这是要说童话结束之后吗?
  
  她双眼锃亮,也不抱怨这家伙又捏她腮帮子了,赶紧拽住他袖子:“你又知道?快给我说说呗!”
  
  姬玄渡当然知道,斜睨她一眼:“难道你以为姓敖的那群对那女人还是真心相爱不成?”
  
  别做梦了!
  
  要是飞升后不甩了她,他能把头都切下来!
  
  姬玄渡嗤笑一声,他们这些人,哪里是能甘心给个低阶小修士当后宫的人?区别只是愿不愿意为了飞升虚与委蛇罢了。
  
  以姬玄渡对这些人的了解,反手报复才是正常的。
  
  都是些称霸一方的顶阶大能啊,有多心高气傲只有同等级的人才能深切了解,这段虚与委蛇为人后宫的日子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而那凤千音到了上界,还能是气运之女?
  
  都脱离沧澜界了,肯定是不行的。
  
  姬玄渡好整以暇:“可他们在上界,却有宗门有师长有人脉的。”
  
  譬如九华宗和无极宗,从远古至今飞升了多少人?在上界早已开宗立派稳立一方,倘若苏云他们飞升上去,立马就能无间隙衔接,成为有宗门有组织的人,并且根正苗红。
  
  再譬如敖辛,龙族亦如此。
  
  而凤千音呢,就她那不可一世的模样,沧澜界还能抖起来,上去还行?
  
  不过不用社会教她做人,相信她的“后宫们”就先会给她一个血的教训。
  
  至于没了气运庇护的“女主”,还能不能继续苟住一条小命,那就自己想吧。
  
  “……”
  
  苏云吐槽,真没想到,童话结束之后原来是这样的!
  
  她十分无语,敖辛等人和凤千音相爱多少有天人感应的缘故,这她知道,但她没想到剥干净是这么□□的。
  
  难怪,姬玄渡但凡提起他那死对头敖辛,面上总少不了几分讥诮。
  
  她真情实感:“辛苦他了。”
  
  可不是辛苦么,剥开“真爱”,真相原来是这样,以那妖王那不可一世的拽样儿,干了这活,能不辛苦么?
  
  姬玄渡哈哈大笑。
  
  他这小宝贝儿实在太会逗人了,姬玄渡前仰后合一会儿,才回了句:“可不是么!”
  
  这边嘻嘻哈哈,连另一侧盘腿打坐的云长虚也不禁被她逗得带上两分笑意。
  
  苏云笑了一会儿,忽一个鲤鱼打挺坐起:“咦,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能不能试着联络一下他呀?!”
  
  既然没有真爱,那就纯粹为了飞升而趋附了。
  
  尝试一下策反也是好的。
  
  哪怕现在情况还不明朗,对方未必应承,但打个底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
  
  苏云琢磨了一下,觉得可行。
  
  主要火剑不但在凤千音手里,还认了主,就挺棘手了。
  
  反正就先见一见面,谈一谈,不成也不吃亏不是?
  
  苏云的这个建议,姬玄渡云长虚考虑过后,也点头同意了。
  
  等了一日,到了朔月,到得子时姬玄渡云长虚再次以秘法催动玉牌,遁缝隙而出。
  
  一出去,姬玄渡先传讯潜于鸱城无极宗弟子,设法给敖辛送了一个口讯。
  
  秦越是浊修,凤千音的出现反而是他唯一的飞升机会,这人没法策反的。至于瞿氏兄弟,不熟。唯独一个敖辛,虽说是死对头,但姬玄渡对他有足够的了解。
  
  凤千音在闭关疗伤,敖辛并未宅在魔宫,时不时在鸱城和魔域晃荡,那弟子持姬玄渡信物,很快找到机会送上玉简,里面就一句话,约敖辛当晚在原鸱郊的西洲据点见面。
  
  挺快的,苏云三人还在返回五岭山的途中,于是索性先掉头过去。
  
  三人来到魔崖边缘,也没下去,姬玄渡云长虚也不打算领苏云下去,二人直接放出阵盘略略布置,以投影之术和敖辛见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