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道系女配拒走剧情 > 第53章

第5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来,裴行敛竟是太昊仙尊早年炼制的分神。
  
  苏云等后进弟子不知道,御宵却是见过的,一眼就认出来了。
  
  再没想过能这么快就见到师尊了。
  
  一时泪盈于睫,跪在太昊仙尊跟前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好半晌,御宵才道:“师尊,徒儿还以为……”
  
  一别后,师徒怕无缘再相见了。
  
  云长虚也很激动:“好,回来就好!”
  
  素来清冷的面庞少见这般情绪溢于言表,自五年前宗门遣以御宵为首的一众真传弟子潜入妖界,一年多后十数面命牌先后粉碎,他曾亲赴妖界一趟,可惜依旧未能感应到大徒弟的神魂。
  
  神魂俱灭,是修真界颇常见的一种死法,但真落到亲眷身上时,必是伤恸难抑。
  
  御宵八岁拜在太昊仙尊座下,至今已三百余年,师徒感情自深厚,如今御宵一朝陨落神魂不存,饶是太昊仙尊见惯生死心智极坚,也难免黯然神伤。
  
  如今竟见御宵神魂犹存,惊喜动容可想而知,他抚着大徒发顶,连连说了几声“好!”
  
  御宵痛哭一场,便想起钥匙,忙仰首禀道:“师尊,徒儿机缘巧合之下,得了那龙陵钥匙!”
  
  他忙回头,苏云适时把钥匙放进他手里,御宵将钥匙托起,呈到师尊跟前。
  
  “好,好!”
  
  太昊仙尊深呼一口气,肃然嘉许:“你做得很好!”
  
  他把钥匙接过来。
  
  御宵道:“师尊,此乃龙陵钥匙,玲珑珠正是在龙陵之内,应是上一任妖王敖擎遗骨所化。”
  
  掌心钥匙不说重若千钧,也相差无几了,云长虚颔首:“好,为师已尽知。”
  
  他安抚大徒儿,又将他扶起身,激动之后,便忆起身边其他了,云长虚道:“来,见见你师妹。”
  
  他看向噘嘴站在一边的苏云,云长虚微微笑:“小云过来。”
  
  苏云不干了:“师尊都不告诉我!”
  
  大家都知道,就她不知道!
  
  她不依,抱着云长虚胳膊左摇右晃,“你们欺负人,师尊也是!”
  
  难怪裴师兄一开始这么关照她。
  
  裴行敛,也就是太昊仙尊,疼爱抚了抚她发顶,温声道:“独立历练,有利于增长心性。”
  
  知道身边跟着师尊,必然是会产生依赖心理的,长久下来,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修真一途,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别说走到终点历劫飞升者,即便是修至大乘巅峰者亦寥寥无几,修为心性运气机缘缺一不可。
  
  运气不可捉摸,苏云是他的爱徒,资源不缺,修为有灵根作基础也不错,云长虚最关注打磨的就是她的心性。
  
  这一路行来,观苏云的表现,云长虚微笑:“甚好。”
  
  胆大心细,机变灵活,不畏惧胆怯,也不过分冒进,极善于分析也善辨别形势,处事不拘于一格。
  
  云长虚是非常满意的。
  
  苏云被夸,嘴角翘了翘,“真的吗?”
  
  “自然真的。”
  
  苏云高兴了,当然其实她也没真生气,不过啊,这事儿肯定不能就这么过去了!
  
  和御宵一边一个,她笑嘻嘻撒娇:“师尊,你得补偿我~”
  
  云长虚微笑:“你想要什么?”
  
  “要什么啊?”
  
  她什么都不缺啊,而且她也不知师尊有什么啊,苏云乌溜溜的眼眸一转:“那师尊你有什么呀?”
  
  御宵就含笑看着,他和师尊之间的相处可不是这样的。但不可否认,这么活泼灵动的小师妹,这般轻松的氛围让他极之喜爱。
  
  苏云缠歪了好一阵子,云长虚都应了她,许下一大堆的东西都给了她,苏云这才满意了。
  
  然后她就把师尊先让给师兄了。
  
  弥难重生,数年不见,云长虚和御宵肯定有不少话说的。苏云心里也明白,顺势半嗔半耍宝闹了一阵子,她便体恤将空间让给师尊和大师兄。
  
  通道不大,仅够二人并行,她笑嘻嘻拿上师尊给的好东西,后退到姬玄渡身边,把脚步放慢一些,和前头略略拉开距离。
  
  四人速度都很快,一个多时辰便出了阴煞之地。
  
  期间他们有碰上过凤千音,太昊仙尊淡淡瞥了一眼,不作理会,四人默契转了个方向避开。
  
  既裴行敛是太昊仙尊分神,他对凤千音隐隐渐趋冷淡也找到出处了,从翻天印到龙陵钥匙至今,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出了阴煞之地,已暮色四合。
  
  一入夜,冰原温度陡降,高阶妖兽出没也多了起来,再加上连日赶路和深入阴森地心,大家也有些疲惫,于是便在山麓找了避风位置,安营略作休息。
  
  苏云十分体贴,拉着姬玄渡往另一边去了,把空间继续腾给大师兄和师尊。
  
  云长虚与御宵促膝长谈,说了半宿的话,才总算一叙离情。
  
  只不过,御宵望见苏云和姬玄渡肩并肩走远的背影,他还是有些担心的。
  
  憋了一路,他终于找到个私下说话的机会,忙悄悄问:“师尊,那位杨道友?”
  
  怕是位了不得的魔门人物啊,御宵历练多时,眼界是的不缺,见小师妹和此人走得这么近,他就很担心:“小师妹和他……”
  
  “可要叮嘱小师妹谨慎些?”
  
  云长虚却微微摇头,道:“无碍。”
  
  “你不必挂心,你师妹无碍。倒是你,这些时日,你好生思量思量,是想转修鬼道还是转世重练?”
  
  云长虚没有详细解释姬玄渡身份,只道不必担心,相较而言,御宵这边这才需要他费心的。
  
  御宵魂体完整剥离是幸事,但到底经历这一遭虚弱许多,回去是鬼修抑或转世投胎重练,是一个非常需要好好斟酌的事情。
  
  “是的,师尊!”
  
  既然师尊这么说了,御宵也只好不再追问,望了一会,这才将视线从愈走愈远的苏云姬玄渡背影收回来。
  
  “徒儿想着,……”
  
  ……
  
  今晚的夜空很亮。
  
  云长虚与御宵叙谈的时候,苏云和姬玄渡也在说话。
  
  幽蓝的苍穹尽头,有一泓极光悬在地平线之上。莹绿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天幕,一环一环的晕光从天际尽头渲染过来,黑的山,白的雪,昏暗中色彩绚丽到了极点。
  
  苏云和姬玄渡仰躺在山坡上,正正对着漫天星斗及那一环环的美丽极光。
  
  苏云正兴冲冲逐个看着师尊给她的好东西,有斑斓的手环小巧的玉佩,一看就知道云长虚本来就打算给她的,还有一些花纹大方颜色简单大约是的他备用的,符篆法宝,防御的攻击的,还其他稀奇珍奇作用的,各种各样都有。
  
  师尊带了多少?给她这么多会不会自己不够?要不,等会还是先还回去一些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