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道系女配拒走剧情 > 第52章

第5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你是我大师兄?”
  
  自己人啊!
  
  苏云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一骨碌跳起身,瞅了瞅御宵手上那枚身份玉牌,又围着他转了几圈。
  
  真的是啊!
  
  危险警报解除了,苏云不依抱怨:“大师兄你可吓坏我了!”
  
  追得她小心肝都要蹦出来了。
  
  脚底下连续硌了几下,这一地面她扔出大件小件,苏云把身份玉牌捡起来,吹吹土放好,顺手收拾收拾还能回收的东西。
  
  御宵很高兴,连忙帮她捡东西,又急忙道歉:“是是,是师兄不对。”
  
  “我是以为……”
  
  他见苏云伺机往后面钻,钥匙触动他敏感的神经,所以毫不犹豫决定先解决掉她。
  
  谁知大水冲倒龙王庙,御宵十分愧疚:“师兄不好,师妹别生气。”
  
  他想起钥匙,难免忆起前尘旧事和如今自身境况,黯了黯。
  
  欢乐欣喜的气氛就有些低沉下来了。
  
  苏云小心翼翼问:“大师兄,那,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其实已把前因后果猜了个七七八八了。
  
  苏云的大师兄御宵,她拜进师门前已陨落了,并没多久,也就当时再一两年前的事。
  
  刚好和妖界这边的钥匙被盗一事对上了时间。
  
  结合裴行敛所言,她心里明白,大师兄必然就是宗门秘密遣入妖界刺探玲珑珠的先行者之一。
  
  他设法得到钥匙之后,被敖辛重伤后身亡了。
  
  所以留存在太昊仙尊手里的魂牌粉粹。不过他神魂还在,为什么师尊没有感应得到呢?是因为扶木境阻隔吗?还有,他是怎么成了这阴魔的?
  
  即便御宵尽力收敛,但苏云靠近还是能感觉到彻骨阴寒,阴气确实是他身上来的,并不是伪装。
  
  御宵有些怔忪,片刻回神,对苏云温柔一笑,喜爱抚了抚她的发顶,又怕冰着她,很快把手收回来:“五年前,我们一行奉师尊和掌门之命潜入妖界,……”
  
  他帮着苏云把能用的东西收回来,边收边往回走,边告诉苏云详情。
  
  前面和苏云猜测的一般无二,御宵一行抵达妖界后开始查探,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获悉了玲珑珠和钥匙的瓜葛。
  
  因当时环境凶险没法传信,再加上御宵遇上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龙族有人陨落,其时正入葬龙陵,因着身份不高,敖辛没有亲至,龙族的众多高位者也都没到,不过由于要开启龙陵,钥匙倒是由宗务持至的。
  
  御宵设法冒险盗取了钥匙,当即惊动了妖王敖辛,敖辛顷刻便至,御宵重伤垂死幸遇扶木境入口,他拼着最后一口气,一头扎了进去。
  
  进了扶木境之后,他很快就陨落了。
  
  但由于修为不低,当时御宵已是化神巅峰修为了,差一步突破练虚了,他陨落后神魂离体,却依旧神智清明并保有神魂之力。
  
  本来,若是一般情况下,太昊仙尊是能马上感应到了,随后就会立即赶过来接回他的神魂。
  
  只可惜由于扶木境,阻隔了心印感应。
  
  也不知是利是弊,太昊仙尊只知魂牌粉碎弟子陨落,却感应不到他的残魂。
  
  这在修真界其实很常见的,神魂俱灭,也是这种情况。
  
  太昊仙尊想必也以为他神魂俱灭了,一丝痕迹也没有,想查察也无从查起。
  
  御宵轻叹一声,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利的,如果没有扶木境,不用怀疑,他留在外头必被妖王神魂俱灭的。
  
  “之后,我拿着钥匙,想着如何能设法联络师尊和宗门,不想却遇上了阴煞之地。”
  
  阴煞之地,对常人来说察觉不对绕开就好,外围也惊动不了阴魔。但对于魂体状态的御宵来说,却并非如此了,阴煞之地就如同一巨大的磁铁,他无法控制自己被瞬间吸了进去。
  
  当时阴魔正在进阶,化身巅峰的神魂,对它来说正是大补之物,吞噬之后,就能立马成功进阶并凝结实体。
  
  接下来,又是一番惊险,阴差阳错下几番惊险搏斗,最后竟叫御宵吞噬了阴魔。
  
  他不想,但也不得不吞噬下去了。
  
  之后的事情,苏云就都知道了,御宵就拥有了阴魔的能力,并将钥匙仔细压在地心洞窟最深处,严密守护。
  
  “再然后,师兄就见到你了。”
  
  对于几度惊险的濒死还生,御宵都只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他很欢喜:“我都有师弟妹了!”
  
  刚刚,苏云也说了一下宗门和九华峰的事。师尊很好,就是忙碌,师尊共收了三个新徒儿呢,还有一个师弟叫陈雷,这次也来了,他原来是外门的,很勤勉很有韧性,师尊甚欣然常常叫她要学着。
  
  苏云娇俏甜美,话说起来诙谐又有趣,只是说完陈雷之后,凤千音她就没怎么介绍了,只道是个女的,就完事儿了。
  
  一来主要,凤千音也在地心,她以免节外生枝。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其实苏云能感觉得到,太昊仙尊从一开始的对三个徒儿一视同仁,慢慢的到现在,虽大面上仍是一碗水端平,但苏云能感觉到,太昊仙尊对凤千音也是越来越淡。
  
  云长虚肯定是察觉了些什么。
  
  所以吧凤千音,别以为就自己聪明,旁人就都当傻子了。
  
  这里头的事情太复杂了,这初初和大师兄相逢,她说同门师妹的坏话是不大合适的,还是等回去后让师尊和大师兄沟通吧。
  
  御宵情商满分,见苏云不说,就心知这最小的师妹怕是有些问题了,也不问,只笑道:“有了你们,九华峰必定是热闹了许多了!”
  
  他一笑,如云霁月开,清风徐徐,青年温润清朗风华无限。
  
  好一个临崖仗剑如沐春风的玄门君子啊,端是灼灼其华,举世无双!
  
  只可惜,这么好的大师兄在原书里竟就被凤千音直接当阴魔给除了,然后夺去他用命换来并以苦苦守护着的龙陵钥匙。
  
  且原书为了女主伟光正的形象,御宵连真面目都没出现过,全程都是阴魔,他最后连姓名都没能留下来。
  
  苏云心里骂了句:“真不干人事的东西!”
  
  她也没说是骂谁,只系统听着,总觉莫名心虚。虽然它也什么都不知道,这事儿也不关它的事,但这会儿总觉得自己十分反派。
  
  因此不敢吭声了。
  
  御宵不知道这些,他很高兴也很欢喜,问了许多有关师尊的事情,得知师尊安好,又有师弟妹在膝下承欢,心里更觉喜悦。
  
  这个时候,师兄妹两个已进到他平时栖息之处了,他带苏云先去拿钥匙。
  
  很宽敞很漆黑的洞窟,绿色荧光点点,这里是阴煞之地的最深核心,阴魔原先就在这里修炼的。御宵吞噬阴魔后,他在这里待着也舒服,于是便留下来了。
  
  里面本来充斥着浓郁的阴气,御宵早早驱散了,但苏云仍能看见阴气的痕迹,这是石壁光滑如镜,几乎都呈变黑色半透明状了。
  
  御宵带她穿过洞厅,从最边缘一个很窄很小的缝隙穿进去,一路向下,下得很深,阴寒越来越重,到后面阴煞虫都稀疏起来了。
  
  下到最深处,才出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洞窟。半人高,有一个小石台,浓郁阴煞之气几乎凝结成冰,御宵不让她跟着下去了,他自己上前,伸手探石台头顶的石壁,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把钥匙取出来。
  
  月白色的,微微泛黄带着一点点的蓝,润泽得仿佛一汪羊脂,触手生温。
  
  苏云手里的匣子感应也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了。
  
  两者遥相呼应,半月匙玦泛起微黄光芒,非常柔和皎洁,这果然是件了不得宝物,在这个阴煞浓重的地方,竟没受到半点影响。
  
  御宵珍而重之把匙玦拿在手里,这个他用命换来的龙陵钥匙,他把钥匙郑重交给苏云,嘱咐她收好。
  
  苏云留着了心眼,没肯直接把钥匙放回匣子里,而是一样储物镯一样储物袋分别收好。
  
  这东西他们不了解,万一二合一有什么反应,他们就吃大亏了。
  
  御宵赞道:“师妹真谨慎。”
  
  应该的。
  
  他叮嘱苏云:“外出之时,应当如此,许多不起眼的地方亦可能有危险,师妹日后也当如此行事。”
  
  “嗯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