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目张胆 > 78

7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丝巾上的冰凉系在腕上感觉很突兀。
  
  林初萤试着挣脱了一下,没成功,不知道陆燕临怎么系的,她想回过头去看,也没看到。
  
  “二叔你想干什么?”她问。
  
  实不相瞒,林初萤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各种各样的不太妙的姿势,有那么一点刺激,又有点担忧。
  
  “物有所值。”陆燕临轻声说。
  
  “假正经。”林初萤手腕动了动,手指多次勾到一抹丝巾,但总是因为太过丝滑而没成功。
  
  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男人大概都有某种技巧,能在各种各样的情况下都扭转情况,让自己得利,林初萤肩头圆润又漂亮。
  
  虽然没开窗,但空气太冷,她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林初萤将头搁在他肩上,不死心地问:“真的没有休息室吗?万一你老婆这么冻感冒了怎么办?”
  
  她有无数个问题。
  
  “不会的。”陆燕临目光从她锁骨上滑过,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然后进了一扇不太明显的门。
  
  林初萤眼睛都睁大了:“我刚刚怎么没看见这个?你是真的在办公室里安了机关?”
  
  门内是精致而大气的设计。
  
  相当于一个一居室,卧室洗手间,只不过可能由于床上用品的颜色,看起来像是酒店。
  
  太隐秘了!
  
  “是你没发现。”陆燕临看了她一眼,“你路过这扇门五次,无视了五次。”
  
  “……”
  
  林初萤觉得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一句话。
  
  ——年纪轻轻眼睛就不行了。
  
  林初萤歪着头,从他胳膊旁边往后看,门内是卧室,门外则是性冷淡的办公室。
  
  温馨与严肃只隔着一道墙。
  
  趁着陆燕临去锁门,林初萤从床上坐起来,手还被绑在身后,这种感觉很不好。
  
  她撒娇:“二叔,你把我松开。”
  
  陆燕临面色不改:“是你自己送的。”
  
  林初萤一下子跪坐起来,为自己争辩:“我的意思是到时候可以挡住脖子,不是让你这样。”
  
  面对她张牙舞爪,陆燕临十分淡定,倾身靠近她,沉声说:“一物多用。”
  
  物尽其用。
  
  “……”
  
  现在的他像是一只撕开羊皮的狼。
  
  房间内的灯光是暖色,温度也比外面高,落地窗被纱帘挡住,陆燕临膝盖抵上床侧时,被子往里陷落。
  
  “其实吧,我今天是来当个真正的秘书的。”林初萤眨巴着眼,“没有想要让老板堕落的意思。”
  
  过度勾引,过度危险。
  
  “迟了。”陆燕临幽深的眸子看着她,唇角略显一丝笑意:“之前让你不要来。”
  
  都说了自制力不足。
  
  “我这么相信你。”林初萤感觉到他手指碰到皮肤的微凉,“二叔,老公。”
  
  “撒娇没用。”陆燕临非常冷硬。
  
  原本的束缚是将手系在背后的,这样子根本躺不起来,林初萤本来想着他肯定会解开的,结果压根没有。
  
  偏偏已经气氛十足,戛然而止不太可能,她水意盈盈的眼眸瞪了眼始作俑者,只能顺着他的想法来。
  
  这个姿势太过分,林初萤都不太能出声,抿着唇只偶尔溢出一两声低吟,长卷发散开,荡开弧度。
  
  陆燕临的手搁在腰间,托着她。
  
  到最后林初萤实在没力气了,撂挑子不动了,任陆燕临再怎么说话都不动,颇有罢工精髓。
  
  陆燕临坐起来扶住她,林初萤靠在坐起来的人怀里,恨恨地咬牙放话:“二叔你等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等什么?”陆燕临低声问,暗哑动听。
  
  “等晚上睡书房。”林初萤瞪了眼他。
  
  实际上书房两个人都很少进,而且里面也没有床或者榻榻米,但是自古以来都这么说,她也这么用。
  
  “好。”陆燕临很顺着她。
  
  两个人在休息室里待了许久,里面没有钟表,林初萤最后窝在被子里睡了。
  
  墨绿色的丝巾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陆燕临伸手将床头柜上的手表拿过来,时间已经接近七点,怕是现在公司里没人了。
  
  早在一小时前,顶楼就不太安静。
  
  陈特助在下班前推门进了办公室,看到里面空荡荡的,一下子就想到了休息室。
  
  他直接退出去,假装自己没进来过。
  
  有个秘书凑过来:“陆总在吗?有份文件需要签字。”
  
  陈特助咳嗽两声:“现在不方便。”
  
  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林初萤在里面,秘书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不少,又觉得不太可能。
  
  陆总可是个严谨工作的人。
  
  陈特助提醒:“下班了,不用送了,有什么文件明天再送,今天不用加班。”
  
  他这么一说,不加班的笑意就传达了下去。
  
  不多时,员工们就悄悄议论开:“肯定是今天太太过来,陆总要分出时间和太太约会,不加班好啊,希望太太以后天天来公司!”
  
  至于陆总和太太在办公室里做了什么,他们表示没看到也没听到,一切尽在不言中。
  
  -
  
  晚上八点,林初萤才幽幽转醒。
  
  她醒来的时候有点迷糊,身上有点软,大概是今天实在太累了,不想动。
  
  房间里没有开灯,林初萤歪过头,看到窗边有个身影。
  
  窗外是夜幕星河,由于楼层过高,即使灯火通明,这里也不是能照到的地方。
  
  林初萤问:“二叔?”
  
  她嗓子有点软绵绵的,今天没有太出声,所以没哑。
  
  陆燕临转过身,向床边走来,“醒了?”
  
  林初萤摸了摸肚子,才发现手已经被解开了,说:“我有点饿,想吃……炸鸡。”
  
  即使没开灯,她也觉得陆燕临眉头必定紧皱。
  
  预料之中的拒绝没听到,她听到一声略低的“好”,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真答应了?
  
  这是补偿她的?
  
  陆燕临没听到后面的声音,倾身弯腰询问:“怎么了?”
  
  林初萤伸手摸上他额头,好奇问:“二叔,你是不是被调包了,还是被人穿了。”
  
  “……”
  
  陆燕临说:“没事少看点穿越剧。”
  
  林初萤收回手,又缩回被子里,“因为你以前都不准我吃的,把我手机拿给我,我来点个外卖。”
  
  陆燕临没动,“起床。”
  
  林初萤现在正是矫情的时候,赖在床上没动,半天看他是真的不想递手机过来,才慢吞吞地起床。
  
  漂亮的背部蝴蝶骨让人移不开眼。
  
  林初萤坐在那睁眼说瞎话:“没力气。”
  
  陆燕临将衣服都放到她面前。
  
  林初萤伸出手:“你不应该帮我穿吗?我今天这么辛苦,你怎么都不心疼我?果然男人都是拔x无情的……”
  
  “……”
  
  陆燕临就听她那小嘴叭叭的,颇有不动手就不停下来的意思,“你想让我给你穿这个?”
  
  他拿起bra。
  
  林初萤理直气壮:“怎么,你敢脱不敢穿吗?”
  
  “……”
  
  陆燕临觉得有些无奈,半晌还是坐在床侧,给她穿上,又伸到她背后给她扣上。
  
  林初萤故意说:“二叔挺熟练的。”
  
  陆燕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练出来的。”
  
  这么一说,林初萤觉得自己反而气虚起来,下一秒又挺直背,她又没做亏心事。
  
  陆燕临又勾起内裤,“这个也要我帮你?”
  
  他放低了声音,轻柔如羽毛刮过林初萤的耳朵,令她耳垂滴红,一路蔓延到脖颈后。
  
  她一手抓过来,“算了,我自己来。”
  
  谁曾想陆燕临不给她了。
  
  林初萤又够不到,只能乖乖地伸腿,才到膝盖就一手夺过来:“这样就好了。”
  
  陆燕临颌首,没再说什么。
  
  他向来只给她穿过睡衣,都是她睡过去的时候,第一次这么慢条斯理地穿贴身的衣物,感觉上很温馨又亲昵。
  
  林初萤一下床又生龙活虎起来,兴致勃勃地说:“走吧,我们去吃炸鸡!”
  
  她拉住陆燕临的手,就要一起出去。
  
  等看到外面黑通通的,安静异常,林初萤这才想起来问:“现在几点了?”
  
  “八点。”
  
  “这么晚了你也不叫我起来。”
  
  虽然如此,林初萤看到公司里没人,倒是放心不少。
  
  之前准备被用来遮挡脖子的丝巾已经被揉得不成样子了,好好的一条丝巾只戴了一次就发生如此惨案。
  
  大概是为了照顾她,陆燕临走得不快。
  
  炸鸡是在回家路上买的,林初萤本来想和陆燕临一起分享的,“你真的不吃吗?”
  
  陆燕临眉眼微动:“不吃。”
  
  林初萤收回来手,一边问:“那你当初在国外的时候,一次也没有吃过吗?”
  
  “所以我学会下厨。”陆燕临解释。
  
  “二叔你太厉害了。”林初萤发出由衷的感慨,“炸鸡这么美味,你竟然都不想尝试。”
  
  养生的生活她不能理解。
  
  林初萤被拒绝后就只能吃独食。
  
  一个人吃可真是太爽了!
  
  -
  
  半小时后,回到华庭水岸。
  
  林初萤这才有空打开手机,看到微信里好多条笑意,大部分是他们水群的,各种各样的话题。
  
  她在里面回了一条。
  
  陆尧几乎是下一刻就出现:【你现在才出现。】
  
  林初萤:【我在工作。】
  
  慰劳老板也是工作。
  
  陆尧:【我信你个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