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目张胆 > 49 修

49 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初金融论坛会议上,陆燕临作为华盛ceo上台发言,下面是各个国家的人,在热搜上就挂了好几天。
  
  距离这事发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现在很少有人还记得,毕竟经济上的事,大家更多记得的还是娱乐圈的。
  
  但总有一两个人还记得。
  
  帖子里回复了那条明示的话之后,看到这回复的人全都跑去了微博,视频很长,总共好几分钟。
  
  当初发微博的是一个金融财经类的博主,他列表里关于陆燕临的资料不少,大多是文字类的,这个视频就是最热门的一个,所以只要一搜就看到。
  
  深夜的网友们戴上耳机,点进去。
  
  里面的男人说话声被话筒传出来,沉稳有力,流利地道口音的英语让听视频的人耳朵都跟着一酥。
  
  太好听了吧这声音!
  
  至于说的内容,谁还去管!
  
  等一分多钟听完,很多女生压根都没反应过来自己来找这个视频是干什么的,结果又重新听了一遍。
  
  这下才炸了。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全能题王》的直播回放还在视频平台上,当即就重新打开,直接快进到林初萤场外求助那段。
  
  那句“荣幸之至”传入耳中。
  
  已经反应过来的网友们再次回到论坛,那个帖子已经挂上了一个hot,一两分钟内足足多了几百条回复。
  
  点进去一看全是“!!!”和“啊啊啊”。
  
  【听完了!!我的天!!】
  
  【我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了,震撼我妈!】
  
  【这要不是陆总我把头砍下来!】
  
  【我直播吃键盘!】
  
  【这他妈就是一个人吧!!】
  
  【所以林初萤真的是陆太太???】
  
  大概是惊喜太多,冲昏了脑袋,导致思维都跟不上了,噼里啪啦地在手机上打字。
  
  网友们压根就是直觉发言。
  
  【现在有人来打醒我吗?】
  
  【我的妈呀,这声音说不是一个人我都不信!】
  
  【就是陆总本总!!】
  
  【你妈的为什么又让我仰卧起坐!】
  
  【我把视频反复一起听,我妈都说这肯定是一个人,林初萤老公肯定就是陆总!】
  
  【啊啊啊这是什么神奇发展?】
  
  【我不信我不信!】
  
  【@lcy快说陆总是不是你老公!!!】
  
  虽然如此,帖子里还是有不一样的声音。
  
  毕竟因为场地和设备不同,一个人的声音总会受到一点影响,尤其是金融论坛会议这样重要的场地。
  
  而《全能题王》的设备更接近于演唱会上的,本身声音还会自带修音和失真。
  
  所以一开始的激动之后就开始分析了。
  
  【其实仔细听还是有不一样的。】
  
  【感觉像感觉又不像,我耳朵已经没有辨别能力了,陆总声音太好听了呜呜呜】
  
  【陆太太真的好幸福】
  
  【我今晚注定无眠了……】
  
  【为什么睡觉前让我看到这个帖子,我鲨了楼主!】
  
  【有人能找到陆总的中文发言视频吗?】
  
  【没有中文发言视频吧】
  
  【陆总之前都在国外,大多都是二手传播的视频,能有这个视频就不错了。】
  
  【我表姐的表哥的表弟在华盛工作,明天我去问问这是不是陆总声音!】
  
  【楼上姐妹记得明天来回报!!】
  
  【哈哈哈哈这瓜还有大新闻吗?】
  
  华盛在普通人的眼里是非常神秘的,陆燕临本身刚回国才几个月时间不说,很多事情公司是要求保密的。
  
  有人半夜把自己的亲戚摇起来:“快听听,这是不是你公司老总的声音?”
  
  “……?”
  
  “快听听啊!”
  
  “我就是一个小职员,老板的声音怎么可能听得见,很多事都是传达下来的——”
  
  “要你何用!”
  
  “……”
  
  所以论坛上这个帖子一直在热门,最后却没有石锤出现,全都是自己猜测居多。
  
  和论坛上激动的人不同,微博上就要安静许多。
  
  只不过几个月前的视频突然被爆上热搜,有许多网友还觉得非常奇怪,当然转发起来也没什么。
  
  追星少女们往往有五花八门的技能,也隐藏着大神。
  
  对于今天的这个瓜,看到声音到底是不是陆总本人,终于有人忍不住自己去比对了。
  
  而那条帖子也逐渐安静下来。
  
  等到明天,它会再度浮现。
  
  倒是有网友不小心点进了一个只有几个粉丝的超话,名字也取得很奇怪,叫“萤歌燕舞”。
  
  内容更奇怪,就只有一个视频。
  
  -
  
  网上热闹的时候,华庭水岸里情意浓浓。
  
  林初萤虽然没有吃到炸鸡和奶茶,但是吃到了陆燕临做的牛排,比她在那些西餐厅吃到的要好吃多了。
  
  等到洗碗的时候,她想要动手来着,陆燕临却没同意。
  
  “好吧。”
  
  林初萤眼巴巴地看着。
  
  男人工作的时候认真,下厨的时候有魅力,此刻洗碗的时候更显得温柔。
  
  林初萤站在他旁边说话:“前两天看你微博粉丝涨了一千万,真让我羡慕。”
  
  就发了一张照片,直接涨粉一千万。
  
  那些小明星们哭晕在厕所。
  
  陆燕临看了她一眼,略加思索,安慰她:“可能是陈特助买了粉丝。”
  
  林初萤忍不住笑:“怎么可能。”
  
  她玩着自己头发,绕在手指上,好奇问:“你说,会不会明天你一下子脱粉几百万?”
  
  陆燕临说:“不会。”
  
  “为什么不会。”林初萤分析说:“你看之前那么多人骂我,对我十分不满意,一下子发现是一个人,肯定脱粉你,说陆燕临你居然娶林初萤当老婆!太让我失望了!你竟然眼光是这样的!”
  
  她惟妙惟肖地掐着嗓子说话。
  
  正巧陆燕临洗完了碗,转过身和她面对,认认真真说:“我觉得可能会涨粉。”
  
  林初萤眨了眨眼,“为什么?”
  
  陆燕临十分正经,像是在讨论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嗓音磁性悦耳:“因为是你。”
  
  因为是你。
  
  林初萤不可避免地被撩到了。
  
  好吧,她最近经常被撩。
  
  这也就算了,最过分的是陆燕临一点都没有撩人的自觉,有时候还要问她为什么不说话。
  
  为什么?!
  
  因为被你说的情话撩到了!
  
  林初萤耳朵根又在发热,顺着他的话夸自己:“谁让我是林初萤呢,谁都想成为我。”
  
  她弯眼笑起来。
  
  林初萤性格从小并不是这样的,她年幼时父母恩爱,是个小公主,嘴甜可爱。
  
  后来母亲去世,家里林存就管不住她,等青春期叛逆就直接无法无天起来。
  
  性格定下来后林存觉得好歹还有点安静模样,结果大多数都是装出来骗他的,后来他被怼惨了。
  
  陆燕临附和她:“你说得对。”
  
  林初萤唇角翘起来,凑近他问:“去楼上?”
  
  “好。”
  
  陆燕临和林初萤一起上楼。
  
  林初萤虽然卸了妆,但身上的裙子还没换,光线落在脸上,素颜漂亮又清纯。
  
  化了妆的她很精致,可这样也让人移不开眼。
  
  只不过最后谁也不知道怎么开始的,在楼梯上就停了下来,林初萤仰着头望向陆燕临,他眼底有深沉的情绪。
  
  男人是克制的,只是一旦破裂,就更夸张。
  
  陆燕临感觉到了一点甜味,也不知道是林初萤本身自带的,还是唇膏或者口红的。
  
  “对了,明天的新闻可能要爆炸。”她提醒。
  
  “我知道。”
  
  “到时候恐怕你们公司的电话要被打爆了。”
  
  楼梯的灯没开,但是楼上走廊的声控灯开了,顺着落到这边,能看得清两个人脸上的表情。
  
  墙上还挂着一幅画,就在林初萤头顶。
  
  她一向习惯了瞎撩拨,这次却不行,提醒说:“现在还不行,我要去换衣服。”
  
  还好她回来后把妆卸了。
  
  陆燕临声音低哑:“嗯。”
  
  林初萤看他隐忍的模样有点心疼,等进了房间又底气十足,这事有什么对不起他的!
  
  本来她想着鸳鸯浴的,后来看到浴室里的镜子,上次的记忆浮现出来,想想还是算了。
  
  林初萤裹着浴袍出去。
  
  陆燕临抬头看她。
  
  然后林初萤去了衣帽间,半分钟后穿着条吊带睡裙走出来,问:“这套睡衣怎么样?”
  
  “好看。”陆燕临评价。
  
  林初萤进去,又从里面扒拉出来一条品牌送的睡裙,有点儿性感,她重新换上。
  
  然后出去问:“这套呢?”
  
  陆燕临眯眼:“很漂亮。”
  
  加了个字。
  
  林初萤挑了挑眉,转身又进了衣帽间,她其实内衣也有很多套,有些是买的,有些是定制的,还有是大牌直接送的。
  
  她打开其中一柜子,里面是内衣。
  
  林初萤从里面拿出来一套墨绿色的,摸起来材质有些冰凉,滑滑的,手感非常好。
  
  她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买的了。
  
  就这个吧。
  
  林初萤换上,对着镜子照了照,前凸后翘,对自己的身材十分满意,她自己都忍不住想摸。
  
  好在后来这想法被否决了。
  
  “就不信你——”林初萤欣赏完准备回卧室,一扭头看到门口陆燕临站在那里。
  
  她下意识地用手挡住。
  
  林初萤还站在镜子前,又想起上次也是在衣帽间换衣服被发现,心想这次幸好还穿了两件。
  
  “二叔你怎么在这里?快出去!”
  
  “看你一直不出来,这套也很好看。”陆燕临面色冷静,垂眸又说了两个字。
  
  “性感。”
  
  林初萤耳后发红。
  
  四目相对,她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本来就是为了诱惑他的,干什么要这样。
  
  正想着,男人已经走到她面前。
  
  “不用换了。”陆燕临说。
  
  “你喜欢这个啊?”林初萤故意问,“那——”
  
  “嗯。”没等她说完,她整个人都被抱了起来,放在了身后不远的展示柜上。
  
  这展示柜她有些都没打开,毕竟东西太多,她能用的也就喜欢的那几样。
  
  双脚骤然离地,赶紧抓着陆燕临的衣服固定住自己不掉下去,差点把扣子扯掉。
  
  “吓死我了。”
  
  虽然这么说,她却没有害怕的表情。
  
  林初萤反而唇角一翘,额头抵在他下巴上,说话一点也不客气:“二叔,你真闷骚。”
  
  陆燕临眉骨微动。
  
  衣帽间的空间不小,比房间里看起来要空荡一些,不远处放置的全身镜角度绝佳,清晰地照出两个人的身影。
  
  准确来说,是男人身后露出来的。
  
  铺垫这么久,两个人在这上面已经十分契合,根本不用多说任何言语,但是林初萤安静不下来。
  
  “二叔,你今晚看节目了吗?”
  
  她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问:“我回答了好多道题,你觉得我表现得怎么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