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目张胆 > 27

2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初萤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冤枉陆燕临,毕竟昨天她可就只和陆尧说了这事,而且别人还不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
  
  陆尧这打小报告的!
  
  能这么和陆燕临说他不够热情吗?
  
  怪不得他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么不对劲,还意图让她觉得自己十分热情……
  
  林初萤笑了一下。
  
  远在盛城另一边的陆少爷打了个喷嚏。
  
  包厢里的莺莺燕燕立刻过来关怀:“陆少,你没事吧?是感冒了吗?要不我去给你买药吧。”
  
  无数香水凑在一起钻到了陆尧鼻子里。
  
  他一下子退开这些网红小明星们,“没事,你们玩你们自己的,买个屁药。”
  
  旁边的公子哥问:“怕是有谁在念叨你。”
  
  陆尧说:“可能是谁对我念念不忘吧。”
  
  他如此自恋了一会儿,然后就看到手机屏幕亮起来,上面写着林初萤的名字。
  
  “陆尧,你在哪?”
  
  一接通,陆尧就被这问题问懵了。
  
  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啊,我在外面玩。怎么了,邀请函送过去了吗?应该送到了吧。”
  
  他叭叭地说了一大堆。
  
  林初萤随手就拿到了被乔果放在一旁的邀请函,上面写了时间和地点,就在这周末下午两点,总共三个小时。
  
  “周末下午我过来接你,大小姐就等着吧。”陆尧又补充了最后一句。
  
  “陆尧,上次你慈善夜做的不错,你家里的零花钱又给你了吧。”林初萤问。
  
  “对啊,说起来还多亏了你。”陆尧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么不对劲,
  
  “不客气。”
  
  挂断电话后,陆尧还有点怀疑,刚刚林大小姐是和他说了那三个字吗?他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他摸了摸脖子后面,又回头看,怀疑是不是空调开太低了,有点凉飕飕的。
  
  没过半小时,他就收到了家里的电话。
  
  他爸在电话里冷着声:“又在外面玩,一个慈善夜做好了就上天了是不是?从今天开始,零花钱减半!”
  
  “???”
  
  陆尧都还来不及说什么,他爹就把电话挂了。
  
  面对包厢里露出疑惑的一群人,陆尧有苦说不出,而且今天还是他提前说的请客。
  
  这连客都请不起了。
  
  陆尧一看手机,打给了林初萤,开始卖惨:“我太惨了,我爸疯了!二婶你救济一下我吧。”
  
  叫二婶也没用。
  
  林初萤十分绝情:“我也没钱呢。”
  
  陆尧不信:“你骗我吧?”
  
  林初萤唇角上翘着,说:“我说的是事实,你看我多久没有买包包、买项链了?”
  
  陆尧戳破谎言:“你前几天不还买了三个?”
  
  “那个是你二叔买的。”林初萤睁眼说瞎话:“我作为老婆,也不能不收呀。”
  
  “……二叔真大方。”
  
  “是啊,花老公的钱真好。”
  
  “……”
  
  陆尧觉得她这是在炫耀。
  
  “你要是不介意,可以来我公司工作,给你发工资。”林初萤又循循善诱:“给你安排个总裁秘书的工作,平时就坐在办公室里卖萌就行了。”
  
  “???”
  
  陆尧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但是他觉得自己好歹和林大小姐是这么铁的关系,应该不至于坑他,而且她管公司看起来也挺简单的。
  
  于是新劳工·陆尧就这么应了下来。
  
  白白得到了一个劳动力的林初萤心情十分好。
  
  她拿着画展的邀请函看了一下。
  
  画家在邀请函上也作了画,整体看起来非常有格调,而且风格也挺对她的胃口。
  
  作为一个名媛,林初萤学过的东西不少,乐器会几样,画画也学过,虽然早搁置了。
  
  那段学习时光其实还挺难熬的。
  
  林初萤盯着上面繁复的花朵,突然冒出来一个主意,飞快地在手机上点了十几分钟。
  
  结束后,她直接打电话给了陆燕临,几秒后对面接通:“喂?”
  
  林初萤问:“你还在公司吗?”
  
  陆燕临揉了揉额角:“怎么了?”
  
  林初萤说:“我订了东西送给你。”
  
  她语气有些雀跃。
  
  陆燕临眉梢一扬,问:“什么东西?”
  
  林初萤却不说:“说了还有什么惊喜,待会你就知道了,一定要好好感受一下。”
  
  她加重了最后几个字。
  
  这明目张胆的不怀好意几乎要透过手机飞出来,陆燕临都不忍戳破她,嗯了声:“好。”
  
  他还挺好奇什么东西的。
  
  陈特助被提前叮嘱了一下,去楼下等着。
  
  从电梯里出去后,周围来来往往的员工在一起议论:“好大一束花,这得花不少钱吧?”
  
  “全是玫瑰花,追谁呢,这么嚣张?”
  
  “虽然浪费钱,但收到花其实还不错。”
  
  “走走走,去围观一下,看看是送给谁的。”
  
  陈特助眼皮子直跳,一路走到门口,看到一大束红艳的玫瑰花,将送花人的上半身都遮挡住了。
  
  玫瑰花后传来声音:“哪位是陆先生?”
  
  “……”
  
  陈特助木着脸。
  
  送花人尤嫌不够,又说:“对了,订花的客人还有一句话让我——”
  
  “等等。”
  
  陈特助连忙打断,到他身边说:“你说给我一个人听就行,我是陆先生的助理。”
  
  公司门前安静了半天。
  
  一众围观群众看着陈特助签字接了花,再想起刚刚问的“陆先生”,是谁几乎毫无疑问了。
  
  整个公司能被成为陆先生的不就总裁一个。
  
  这花肯定是前段时间才曝光订婚的陆太太送来的吧,感情真好,看来陆太太也是个热情的女孩。
  
  陈特助顶着目光回了顶楼。
  
  陆燕临微皱眉:“怎么带进来了?”
  
  陈特助平静开口:“先生,这是太太送来的。还说了,让您感受一下她的热情似火。”
  
  “……”
  
  这样睚眦必报的脾气,除了她也没谁能做得了。
  
  陆燕临觉得火感受到了,热情还不一定。
  
  -
  
  周末下午,林初萤和陆尧去了画展。
  
  陆尧在车上还十分感激:“没想到二婶这么善良,我还没去上班,还能给我提前支工资。”
  
  林初萤快被这小傻子笑死。
  
  看画的有钱人不少,但是他们两个一起出现还是受到了不少注目的,有心人都凑过来自我介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