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目张胆 > 26

2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车内空间自然是比不上外面空旷,再加上封闭,林初萤是贴着陆燕临说话的,就连在前面的司机也没听见。
  
  陈特助更是早就戴上了耳机。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陆燕临垂眼看着攀在自己身上的林初萤,眼眸清亮,显然她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亲密接触是如何的撩人。
  
  大约是习惯了这样。
  
  陆燕临想了想,低声问:“你想在这里?”
  
  他有些犹豫。
  
  林初萤听着这台词,似乎下一刻就能说出来“也不是不可以”这样的话。
  
  不!
  
  她才不要车.震!
  
  林初萤甚至脑海里都浮现那个场景了,顿时摇头,还没挣扎出去,怀里的男人就又压低声音开了口:“再等一会儿。”
  
  含着浓浓的安抚意味。
  
  “……?”
  
  为什么听起来好像自己很饥渴的样子?
  
  林初萤觉得自己才不是这样的人。
  
  她瞪了眼陆燕临,面上非常冷静地把手收了回来,可是在临末的时候又没忍住,在他的肩膀上掐了一下。
  
  倒是力道不大。
  
  对于陆燕临来说,就如同小猫挠痒痒一样,唯一不同的,大概是留下了衬衫上的几丝褶皱。
  
  他伸手轻轻蹭了下,褶皱就消失了。
  
  大概是这一行为的后遗症,一直到华庭水岸的里面,林初萤都还规规矩矩的。
  
  陈特助在门口目送两个人进去,然后迫不及待地就让司机离开了,此地不宜多留。
  
  一路从花园经过,到了门口。
  
  林初萤拿出小圆镜看自己有没有花妆,还不忘吩咐旁边的男人:“快开门。”
  
  “你不记得密码了?”陆燕临问。
  
  “记得呀。”
  
  林初萤放下镜子,眨着眼睛看他,说出来的话有些娇嗔:“可是二叔在身边,还要我开门吗?”
  
  半晌,陆燕临回答:“确实不用。”
  
  看林初萤捏着镜子手柄,使唤自己还挺熟练的样子,陆燕临竟然觉得有一丝可爱。
  
  一进门,旁边的小女人就像解放了一样。
  
  高跟鞋一脱,包一放,赤着脚就奔向了楼梯:“好累啊,二叔,我先卸妆了。”
  
  陆燕临看着脚下一只正着一只倒着的高跟鞋。
  
  和主人一样漂亮。
  
  手机突然响了,是老宅那边打过来的:“燕临,你们今晚回来吃晚饭吗?”
  
  “不回去,今晚在外面吃过了。”
  
  “好。”
  
  陆燕临上了楼,想起看电影的事。
  
  他不可置否,脱下外套挂在架子上,随后就看到了一旁小桌上摆放的杂志。
  
  松袖口的手停顿了一下。
  
  这杂志上市之后送给了他几本,被陈特助摆在办公室的架子上,他只略略看了一遍。
  
  里面的有些还是有用的内容。
  
  陆燕临突然想起来领证那天晚上,林初萤手上就拿着这本杂志,当时他注意力不怎么在这上面,就没注意。
  
  没想到她居然会买这个。
  
  陆燕临轻哂,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在他记忆中的林初萤,从不接触财经一类,对于公司的管理也是只通半窍。
  
  此刻正卸妆的林初萤打了个喷嚏。
  
  “肯定是谁在念叨我。”
  
  她嘀咕了一句,洗完脸刷完牙,一脸清爽地出来,就看到陆燕临在翻那本杂志。
  
  林初萤脸色一正。
  
  陆燕临低声问:“好了?”
  
  林初萤穿着拖鞋,这是从家里带过来的,脚趾露在外面,涂了暗色指甲油,衬得脚非常白。
  
  晃人眼。
  
  陆燕临微微扯开了领口,起身。
  
  林初萤猝不及防和他近身,尤其是离了高跟鞋,就比他矮一截,对着他锁骨的地方。
  
  有点性感。
  
  怎么可以诱惑她呢,林初萤脸上有点热,自己的男人也是秀色可餐的。
  
  正想着,她脸上被碰了一下,“发烧了?”
  
  “……?”
  
  林初萤总算知道有个直男对象是什么感觉了。
  
  “二叔你快去洗澡。”她转了转眼珠子,“要是不喜欢一个人,我们可以一起。”
  
  她有些跃跃欲试的语气。
  
  本以为面前的男人不会在意这句话的,万万没想到陆燕临略一思索,就应了:“也可以。”
  
  果然男人都是禁不住美色的!
  
  “可以就可以。”林初萤自己丢下的勾子,后果也是需要她承担的,“不过说好了就只洗澡。”
  
  “不然呢?”陆燕临漫不经心回答。
  
  这么正人君子?
  
  也是很符合禁欲人设了,林初萤腹诽了一句,她就等着看谁先忍不住。
  
  等着等着……
  
  水波荡漾出一圈圈涟漪,温热的雾气飘散在空气中,等到林初萤的呜咽声都被吞没住,整个身体都染上了一层绯红。
  
  林初萤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融入这水里了,软得不行,偏偏陆燕临不放过她。
  
  男人一贯强势,顺着她的意思,却在这里不容置疑。
  
  宽大的手掌搁在她腰间,偶尔只轻轻一动作就能让她忍不住哼一声,断断续续的。
  
  林初萤鼻尖全是他的味道。
  
  薄茧碰到皮肤时,她闭着眼,微皱了皱眉。
  
  “难受?”
  
  耳畔响起男人的低声询问。
  
  “……”
  
  林初萤耳根子红到后脖颈,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怎么的,咬着唇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窗外夜幕星河,凉风如水。
  
  被吻得晕头转向的林初萤搂着陆燕临的脖子,两个人贴在一起,像只无尾熊一样,全赖着他才支撑住。
  
  “不玩了不玩了。”林初萤忍不住了,抵着陆燕临的胸膛,出声说:“不要了……”
  
  甚至于带上了一点央求的语气。
  
  浴室的镜子不止一面,除开一个拍卖会上得来的宫廷镜,以外剩下的几面都是防雾气的。
  
  陆燕临一抬眼就能看到镜里的画面。
  
  镜子里的林初萤攀在他怀里,白皙漂亮的后背上脊柱沟性感又勾人,一直没入水中。
  
  浴室里多装镜子还是她要求的。
  
  陆燕临现在觉得也不是没有好处。
  
  从浴室出来后,林初萤累得不行,还困。
  
  她被陆燕临抱上床的,眼睛半睁着,有点小可怜的感觉,浑身软绵绵的。
  
  等陆燕临去收拾时,林初萤瞪着头顶。
  
  泡澡把自己泡软了可还行?
  
  林初萤在默默地想着。
  
  虽然有点爽,但是以后也决定不能再得罪男人了,后果全报在自己身上了。
  
  陆燕临出来的时候,房间很安静。
  
  床上林初萤眯着眼,昏昏欲睡,他随手关了灯光。房间里暗下来,只有夜灯亮着。
  
  -
  
  第二天醒来时,林初萤还有点半梦半醒。
  
  床侧的温度早就凉了下来。
  
  林初萤躺着酝酿了大半天,慢吞吞地起床,一到浴室整个人就清醒了。
  
  她身上穿的是睡衣,大概是后来陆燕临给她换的,他这么早就去公司了?
  
  这套睡衣领口有点低,林初萤一看镜子,再低头,深吸了口气。
  
  陆燕临是狼人吗?
  
  她这锁骨上面全是印子,可见昨晚有多激烈。
  
  呆了会儿,林初萤有点难为情地掀开领口往里看,然后木着脸松开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