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目张胆 > 20

2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民政局随手戏精的梗被拿到这里来说,实在是一个非常不合适的地点。
  
  这男人一点情.趣也没有。
  
  林初萤一边腹诽,一边看陆燕临,提醒:“光天化日之下,不要随意开车,我还未成年。”
  
  陆燕临不为所动。
  
  林初萤声音放软了点:“那你想听什么称呼?”
  
  陆燕临说:“该是什么是什么。”
  
  林初萤真想一个“二叔”砸到他脸上,合着这辈分还不对了,就非得现在改掉。
  
  她的字典里当然不会有示弱这个选项。
  
  林初萤嗯了声:“陆燕临?燕临?先生?”
  
  每叫出一个,陆燕临的眉头就皱紧了一分。
  
  林初萤弯着一对月牙眼,心情突然飞扬了起来,问:“哪个你喜欢?”
  
  陆燕临语气平淡:“你喜欢就好。”
  
  “……?”
  
  刚刚怎么不说她喜欢就好了?
  
  林初萤神色复杂,看着身旁的男人一本正经,松了松领口,似乎是准备闭目养神。
  
  她盯着看了几秒,突然靠近,攀在他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
  
  “老公。”
  
  婉转迷惑的嗓音顺着气息飘进男人的耳里。
  
  陆燕临抬眼,偏过头,目光落在她言笑晏晏的脸上,仔细看还能发现一丝狡黠。
  
  林初萤眨眼:“好听吗?”
  
  陆燕临微笑,神色微动:“可以。”
  
  林初萤哼了声,推开他的肩膀,挑逗这么半天居然就得到这么个回答,狗男人。
  
  她开始思考晚上会发生的事情:“今天晚上你家里人都在?那陆尧也在?看来你家要吵起来了。”
  
  陆尧之前知道陆燕临订婚都那么激动,要是知道那个小妖精就是她,岂不是要捅破天。
  
  不过想想还挺好玩的。
  
  陆燕临说:“不会吵。”
  
  林初萤有种他就像大家长的感觉,为陆尧点蜡烛:“哎,毕竟谁知道自己的姐姐变成了婶婶,都会接受不了的。”
  
  虽然婶婶叫起来不好听。
  
  林初萤这时才想起来这事,要是陆尧一直叫她二婶,那感觉自己白白被叫老了好几岁的感觉。
  
  “我不想听他叫二婶。”她皱着脸。
  
  “为什么?”陆燕临问。
  
  “二婶听起来突然大了好多岁。”对于这样的事,林初萤有种特别的执拗:“有没有更好的称呼?”
  
  陆燕临今天和林存一起喝了酒,所以身上还缠着一起若有若无的酒香味,混杂着原本的薄荷清冷,令人意乱情迷。
  
  他的着装很正,刚刚松领口时有点褶皱,却一点也没有增加不稳重感。
  
  手腕处的腕表露出来,遮住了精致腕骨,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大约是手控们都会爱上的一双手。
  
  林初萤看着看着就走了神。
  
  “初萤。”陆燕临叫了声。
  
  “啊?”林初萤茫然。
  
  她很少听见陆燕临叫她的名字,但是他声音很好听,每次叫自己时都有些走神。
  
  “好看么?”
  
  “……”
  
  林初萤看看他的手,又看看他的脸,漆黑的眼眸落在她面上,仿佛在问一个很普通的问题。
  
  “好看啊。”
  
  林初萤十分爽快地承认了。
  
  她伸手碰上去,覆盖在那只手上对比,白皙纤细的手再漂亮葱长也比不过男人的手掌大。
  
  却相得益彰。
  
  陆燕临的手有些冰凉,林初萤仿佛得到了一个新玩具一样,翻来覆去地把玩,他也任由她胡来。
  
  车里的气氛不知何时平静起来。
  
  陈特助控制不住从后视镜上看了一眼,看到林大小姐低着头玩自家先生的手玩得很开心,自家先生就这么看着她。
  
  真是太和谐了。
  
  “陆太太。”陆燕临突然叫了声。
  
  “又这么叫我?”林初萤隔了几秒才适应下来这个新称呼,警惕地看着他。
  
  又要指点什么?
  
  陆燕临看出了她的眼神,眉骨微动,缓缓开口:“你很年轻。”
  
  他被林初萤抓住的手动了动,轻而易举地就将那只比起自己小了不少的手抓在掌心。
  
  柔软无骨似的。
  
  陆燕临继续说:“不用担心。”
  
  放轻了的声音似乎只有后座这边才能听到。
  
  林初萤的心尖颤了颤。
  
  她一直知道他话少,可能问个几十个字,会得到几个字的回答,没想到居然还会这么安慰自己。
  
  勉强算是安慰吧。
  
  虽然是这么想着,她的唇角却翘起了一个弧度,冲陆燕临笑了一下:“谢谢老公。”
  
  陆燕临说:“不客气。”
  
  他的唇线微上了点。
  
  -
  
  陆家。
  
  陆燕则给陆尧打电话。
  
  电话那头还在吵闹,不用想又是几个纨绔子弟在一起玩,他绷着脸:“陆尧!你今天晚上给我回来吃晚饭!”
  
  陆尧啊了一声:“干什么突然要我回去啊?”
  
  陆燕则说:“你二叔今天结婚。”
  
  电话那头安静了足足半分钟,然后各种瓶子碰撞的声音,陆尧才开口:“二叔今天结婚?!”
  
  不是才订婚吗?
  
  就结婚了?
  
  一般订婚不都是一两年之后才结婚的吗,怎么二叔行动这么快,这才一两个月吧?
  
  陆尧感觉自己脑袋都不够用了。
  
  “今天晚上你记得别迟到了,你二叔他们会在家里吃晚饭,要是没见到你,到时候你别怪我心狠。”
  
  陆燕则对这个儿子的手段很简单粗暴,就是直接断零花钱,谁让这个儿子还没有自己接手公司。
  
  “我回来回来!”
  
  陆尧连忙叫道,他肯定要回去看看二婶是谁的。
  
  挂断电话后,他站在原地,半天叫出一声,把包厢里的其他人吓了一大跳。
  
  陆尧拿着手机,风风火火地出了门,只来得及丢下一句话:“你们随意玩,我现在要回家了,有空再玩。”
  
  陆家老宅在盛城的存在时间很久了,百年名门,和新秀是有很大区别的,想攀上的人数不胜数。
  
  老宅这边林初萤有段时间没有来了。
  
  她两个月前刚回国的那段时间去过一次,还吃了一顿饭,后来在公司里太忙,就没去了。
  
  小时候她还经常去来着。
  
  车子进门之后顺着旁边的路,经过繁复的花园,优雅的喷泉,然后才进入里面。
  
  下车后,陆燕临低声说:“你回公司。”
  
  陈特助点点头,离开了。
  
  他和乔果的工作有点像,但是又有不同的地方,总的来说两个人都是为林家工作。
  
  林初萤和陆燕临一起进去。
  
  今天陆家家里都在,不像林家也没几个人,而且林初萤的母亲娘家和林家老死不相往来,所以中午就很简单。
  
  陆可欣坐在那里,还是觉得疑惑:“也不知道燕临和初萤到底是怎么来的缘分。”
  
  主要是太奇怪了。
  
  林初萤来陆家的次数不算少,零零散散也碰见陆燕临几次,但以前一点熟悉感都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